当前位置: 首页>子站>网上展厅>特色栏目>史话趣闻

孙中山莅临福州与定名“中山路”(下)

发布时间:2020-10-16 来源:福州晚报 字体:【大】【中】 【小】

 孙中山等人经文庙前,转进始建于唐大历年间、定名于元至正年间的原福州府学泮宫“明伦堂”,出席省会各界代表举行的欢迎大会。据报载:会场的“匾额、楹帖均用鲜花结成,匾为‘中国一人’四字,联为‘有天下而不与;微斯人谁与归’十二字”。孙中山先在应接室接见并抚恤辛亥年广州起义烈士的部分遗属,然后出席欢迎大会。

 

  在大会的主席台上,孙中山与主要随员“分坐于席之东西,社会总代表陈君衍报告开会宗旨,雷君霆宣读欢迎词”。孙中山在演说中表示:“共和政府如国民公仆,与从前专制政府视人民如犬马不同。是以凡为民国国民者,可组织一大政党监督政府,不可破坏政府,致反妨碍共和。诸君诚能循此而行,即不负吾本意。”“演讲时,其一种和蔼可亲之容,令人油然生敬。”接着,“来宾格致书院总理弼履仁、又次胡君汉民相继演说”。

  会后,孙中山等人赶往福建省谘议局。清末准备“立宪”,宣统元年九月初一日(1909年10月14日)全国各省除新疆外统一成立具有地方议会形式的谘议局,福建谘议局设址原贡院“衡鉴堂”和“至公堂”。福建光复后,该局成为过渡时期的议会。

  在孙道仁及闽军政府政务院法制局局长林万里(即林白水)的引领下,孙中山等人经东街口、鼓楼前进入贡院埕,沿路人山人海,鞭炮声、欢呼声和掌声响彻榕城上空,“犹如过节一般”。在贡院前大街的两旁,有刚从于山山麓搬至贡院埕西侧的福建公立法政专门学校学生列队欢迎。

  据时为该学校附属文科中学三年级学生钱履周回忆:“远远望见都督孙道仁身穿新的呢军装,腰挂指挥刀,骑着高头大马,独自当先引路;后面一抬轿子,只有轿顶,两旁没有帘遮,轿中坐的就是孙先生。他见到学生的欢迎队伍,就下轿了。孙道仁也赶快下马和孙先生讲话。孙先生迈步前行,孙道仁抢在前面步行带路。孙先生一面走一面把帽子拿在手里,微笑着向路两旁学生挥帽,点头致意。他们一直走到临时省议会。”

  此时天色已晚,孙中山等人同闽军政府主要官员在“至公堂”前合影留念,然后出席闽军政府举行的欢迎大会。据报载,“先由孙都督宣读开会词,彭院长代表全体并同盟会支部致欢迎词”。

  据时任闽军政府教育部专门科科长、欢迎大会招待员郑贞文回忆:孙中山在热烈的掌声中“登台讲演,大意说现在我们虽已‘恢复中华,建立民国’,但这不过是革命事业的开始,要如何巩固民国基础,如何解决民生问题,都必须靠同志们加倍努力,才能达到革命的目的。并提到黄花岗闽籍十九烈士壮烈成仁,是福建人民的光荣,希望闽人能完成烈士未竟之志等语”。

  会毕,孙中山等人视察都督府及政务院,出席闽军政府举行的欢迎晚宴。

  晚上,孙中山等人来到位于东街打铁衕口的“浙江会馆”,出席由彭寿松主持的旅闽共和实进会(会员多为湘籍前清新军起义官兵)的欢迎会。据报载,“该会宣诵祝词,读毕,中山先生即致答词。匆匆出城时,已夜十句钟矣。”孙中山与主要随员应约“驻节广东会馆内”,其他随员乃住宿在洋务局。

  仓前山因其特殊的地理位置和优美的自然环境,自英国于清道光二十五年(1845年)在此首设领事馆,至20世纪初共有英、美、法、德、俄、日、荷、葡等17个国家在此设立驻闽总领事馆或代办处。21日上午,孙中山在洋务局,会见了各国驻闽总领事或代表及闽海关税务司官员。

  而后,孙中山与主要随员应许则周牧师的邀请,出席位于仓前山天安里“天安堂”举办的欢迎会。该教堂落成于清咸丰六年(1856年),是美国美以美会在福州最早创建的教堂之一和活动中心。孙中山在演说中指出:“此次革命,虽与宗教无甚关系,然外人来华传教,殊能增进道德观念,使吾人尽具纯净之爱国心。此后同胞尽力造成良善政府,则民教相安,中外感情愈厚,世界或即基此永保和平。且今日民国建设伊始,尤赖诸同胞注意道德,而后邦基可固。”

  据报载,孙中山一行中午“赴粤同乡会午餐”。餐毕回洋务局,孙中山“向军警两界演说,略谓地方秩序首须维持,而为国牺牲之念犹不可忘。旋摄一影,即往码头”。在孙道仁、彭寿松陪同下,孙中山一行坐甲板船前往马江,从岸上到江面,处处鞭炮齐鸣、锣鼓喧天,欢送声浪此起彼伏。

  孙中山一行自马尾铁水坪(即船厂码头)上岸,在沈希南引领下,“参观船槽及轮机、锅炉、拉铁、铸铁、铁胁各厂,次至工程处小憩,接见在局各员……沿途观者肩摩踵接”“时已上灯……尚有石船坞及中岐各社会,先生以时间匆促,未及遍览”。

  当晚,福州船政局在“储材馆”举行宴会,主客70余人。席间,沈希南起读颂词,孙中山离席述答词:“文以解职旋粤,便道过闽,既感闽政府暨社会诸君子欢宴迎送矣。到马江船政局,又荷船政局长沈君希南尽礼欢迎,邀观制造轮机、铁胁、锅炉等厂十余所,乃知从前船政缔造之艰,经营之善,成船不少,足为海军根基。惜乎甲申、甲午两次挫败,兵船毁失殆尽。而满清政府既不能整顿于前,复不能补救于后,一蹶不振,日趋腐败。今幸民国光复,以此任属之沈君。沈君在欧美习学制造有年,办理必能称职。且当时此局系沈君令祖文肃(即沈葆桢)所创设。从此沈君绳其祖武,勉力进行,兴船政以扩海军,使民国海军与列强齐驱并驾,在世界称为一等强国,则文所厚望于沈君也。”

  据报载:聆听孙中山演说,“众皆欢呼鼓掌。以次,胡汉民君、彭寿松君、翁浩君相继演说,主客尽欢而散。至夜间,送孙先生登舟,候潮开驶”。

  22日凌晨,“泰顺”轮起碇。24日中午,孙中山一行抵达香港,廖仲恺等人赴港迎接。25日,他们坐“宝璧”号兵舰回广州。

  时间如白驹过隙,一晃20载。

  1932年9月,省建设厅对福州市部分街巷的名称进行整理,着重去除帝制时代的名称,尽量换成有意义的名称。其中,拟将孙中山当年到达贡院埕之前的那段路改名“中山路”,“表示永久爱戴之意”。由于此时盛传省政府即将改组,当局已无心核夺更改路名的方案。

  蒋光鼐于12月16日宣誓就任省政府主席后,励精图治,在诸方面进行大刀阔斧的革新。1933年2月,省政府同意省建设厅新制定的方案,将福州市内71条干支路改定名称。其中,孙中山当年从“广东会馆”行至贡院埕所经过的十几条道路,依次定名为:上藤路、观井路、中洲路、中亭路、小桥路和横山路(以湫龙巷口为分界)、茶亭路、安泰路、下南路和上南路(以花巷口为分界)、鼓东路、尚宾路、中山路。

 

作者:薛宗耀

  (完)

   分享到: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