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子站>网上展厅>特色栏目>史话趣闻

史家麟五辞代理财政厅长

发布时间:2020-08-27 来源:福州晚报 字体:【大】【中】 【小】

  1931年12月8日《福建民国日报》报道:福建省政府委员兼财政厅长何公敢因“罗掘俱穷,曾四次向省政府辞职,均未邀准,遂于前星期六晚,留呈省府,以夙疾复发为词,请假两星期,乘华安轮船赴沪……据其对人谈述,渠此行赴沪系面谒(省政府主席)杨树庄磋商救济闽省财政办法,若无结果,即决然辞职”。

  自1927年7月第一届省政府成立至1931年底的54个月间,陈培锟、徐桴、高汉鍫、郑宝菁、李承翼、何公敢相继出任省财政厅长或代理厅长,平均每人在职仅9个月。主要原因之一是当时福建地瘠民贫,财税收入本来就有限,中央军、省防军和多如牛毛的土匪处处持枪截留,加上年年征战和各级当权者层层中饱私囊,致使“本省历任财长,均以维持无术,就职不久即极力求去”。

  由于何公敢坚辞,省政府于12月18日举行第143次委员例会,遵照杨树庄提议,“派该(财政)厅秘书主任史家麟,暂行代理财政厅长职务”。史家麟,1882年出生,闽县(今福州市仓山区)人,早年在上海跟随林森、宋教仁等人参加革命;辛亥革命后,曾在福建、广东、北京、江苏、上海等地的海关、商贸、财政部门任职。

  史家麟代理省财政厅长,适值南京政府藉口国难当头,大幅削减政费,中央财政每月下拨福建省的协款从25万元降至15万元。而且,他发现省内“各项捐税,或于视事之初,业已借押,或于废年(指春节)之际早经提征,且各税此后又属淡月,对付益无办法”。所以,他在职不到两个月即“向省政府呈请辞去代理厅长职务,乞令原厅长何公敢回任,或再派员代理,以资维持”。

  省政府代理主席方声涛一面慰留史家麟,一面决定效仿南京政府的做法,自1932年3月起半年内,全省各机关政费一律缩减,引来骂声一片。

  史家麟又代理一个多月,“收支不敷仍钜”,度支依然捉襟见肘,致使有政费即无军费、有军费即无政费,因而常常遭受长官的诘责。他于4月3日致电正在南京的方声涛:“本人仅能负责至四月十日止,十一日起,即不能继续实行职务请速派人接办。”4日,方声涛复电:“本人现与中央当局正在磋商救济本省财政办法,无论如何当俟回省后,再决定去留。”据报载:“经方复电慰留,史氏当即向省政府请病假一星期,于六日起不到厅视事……拟委托该厅秘书主任叶心汉代拆代行。”叶心汉“殊感困难”,结果“厅务由各科暂时共同维持”。

  方声涛回闽后,为救财政,在原有“节流”招数的基础上,又使出“开源”招数,即对社会民众增大横征暴敛的范围和力度,如续征房铺捐、加征煤汽油特税等,引来风波不断。

  史家麟顶着各种压力维持至8月31日,随着全省各机关政费缩减半年已经到期,纷纷通知省财政厅于9月份起照原预算开支,“深感无计可施,终日仰屋兴嗟”,又请求辞职。

  9月1日上午,省政府召开“新预算案审查会”。直等到9时许,与会者均已到齐,唯独不见史家麟,连家属也不知其去向。众人四出寻找,终于在马江即将开往上海的“华安”轮船上找到。原来,他屡辞无果,想学何公敢的做法,一走了之。方声涛一面以电话命海军马尾要港司令部和省会水上公安局,通知该轮暂缓出港;一面派员赶赴该轮,将他“请”回省城。

  9月2日上午8时,省政府召开第198次委员例会决定,全省各机关政费不但没有恢复原额,还要通过“新预算案”再行压缩;同时,一致慰留史家麟。

  史家麟算了一笔账,至中秋节(公历9月15日)省财政厅能收到中央协款15万元,各捐税局暨各县节关派款16万多元,各县所派金库券款7万多元,政费发放时现款掺杂着期单,过节绝对不成问题。所以,他“复向省政府声明,仅能负责至秋节止,过此即无办法。省政府以史氏既以势穷力尽,徒留亦无益,决令何公敢于节后销假视事”。

  因许多地方上缴派款拖拖拉拉,省财厅节前分配了军费和教育经费,但政费尚短3万元。史家麟还是负责站好最后一班岗,急令催款委员尽力催收,急电各县税收机关铁限节内缴清派课;并派员分赴各税承办人在福州的保家,严厉催收,以确保过节经费及时到位。

  “闯”过中秋节,史家麟不入省财政厅视事。没料到,何公敢拒绝回任,多数省政府委员也不同意他回任;而陈培锟、林知渊等人又不愿意接任,方声涛不得不回过头来苦苦挽留史家麟“暂维一切”。

  史家麟硬着头皮又代理一个多月,财政状况仍然一蹶不振,至10月下旬“各机关被财厅积欠经费又达二十五万八千余元”。省财政厅里整天挤满索款者,“恍如菜市场一般”。报纸上有文章调侃:“福建财政历年以来既可算得‘一团糟’,无‘财’又无‘政’……就让‘城隍爷’复活,拿着他的‘铁算盘’来,也算不清楚。闽财之难,真难到极点矣。”

  此时,正盛传省政府即将改组,史家麟“解脱”在望,一面在厅长室门口张贴“办公重地闲人勿进”的字条,令勤务人员把守门口不许索款者进内,将连日来厅里的收入尽先归还自己为维持财政所垫的款项或所持的期单;一面又向省政府递呈辞职,重申“财政困难无办法,请即予电请中央委派”。他还在公开场合再三表示:“本人无论如何,仅负责至十月三十一日止,决即离闽赴沪。纵省府派兵往拘,誓不再干。”

  11月1日上午9时,省政府召开第212次委员例会,方声涛决定“组团”理财,由省政府的陈培锟、林知渊、何公敢3个委员和史家麟,并函聘驻闽“绥靖”公署秘书主任孙希文组织“财政维持会”,共同负责所有财政问题,至南京政府派定财政厅长莅任时为止。由于财政资金来源根本无着落,史家麟和孙希文都不接受委任,“财政维持会”夭折。据报载,史家麟遂“七八天不敢到厅,均在省政府听候解决”。

  11月9日下午,党政军联席会议在省政府召开,方声涛历数财政竭蹶的情形和维持的苦衷,甚至动情地流下眼泪。经商议,决定由省政府陈培锟、何公敢2个委员和史家麟,省党指委会常委詹调元,驻闽“绥靖”公署交通处长毛文骏,以及闽侯县商会代理会长陈光,银行、钱业方面代表东南银行总经理王子瑜7人组成“财政救济委员会”,共谋救济财政、清发各机关欠费等办法。

  他们为了救急,决定向银行、钱业借款20万元,其中,中国银行、中央银行、东南银行各5万元,华南银行3万元,钱业2万元,以全省1932年最后两个月的税收作抵押。方声涛使出“节流”“开源”的招数后,又利用手中尚握有的权力,使出这“寅吃卯粮”的招数,把“包袱”甩给下一届省政府。

  “财政救济委员会”办公地址设在省财政厅,办事人员也由厅内各科室职员担任,但不兼支薪俸。因为财政资金有了来源,史家麟接受负责具体运作,于11月10日又入省财政厅办公。

  11月29日,南京政府行政院议决福建省政府改组。原商定借给“财政救济委员会”20万元的相关银行、钱庄闻讯,纷纷反悔。但史家麟出手更快,已向索款者发出将由下一任财政厅长负责偿还的期单10万元左右。候任省政府主席蒋光鼐得知此情,急命候任财政厅长范其务前往处理。

  12月10日,范其务到省财政厅以及“财政救济委员会”接收一切清册文件,宣布即日起全权负责省财管理,成为唯一的新一届省政府组成人员尚未宣誓就职即上任的厅长。史家麟代理省财政厅长一年,曾5次辞职未成,现在终于脱身。

 

作者:薛宗耀

分享到: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