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子站>网上展厅>特色栏目>史话趣闻

“艄排兄”旧事

发布时间:2020-07-27 来源:福州晚报 字体:【大】【中】 【小】

  一

  在闽侯竹岐沿江一带,曾有一群世世代代闯荡闽江,以运放竹木排筏营生的放排人,当地民众习惯尊称他们为“艄排兄”。艄排是竹木水上集运的一种方式。排筏既是运输工具又是货物,运输成本低廉。旧时闽西北林区生产的毛竹、木材除了少数由陆路运输外,其他基本上都是以装排漂流的形式运到闽江下游。

  为了尽可能多地掌握一手资料,笔者登门拜访了年逾古稀的老艄排兄郑金顺。郑金顺身材魁梧、短发微卷,黝黑粗糙的脸庞上透出几分干练与沧桑。提起“艄排”这个话题,他显得异常兴奋。他说,自己出生于普通船民家庭,自幼随父母在船上生活,常年漂泊水上。长大后,他原本随父母从事水上货物运输,后来觉得艄排报酬较高,继而改行去艄排。从排尾学徒工干到排头掌舵人,又从艄排工升为单位驻三明荆西业务点负责人。郑金顺感慨,艄排既是体力活,又是技术活,且艄排过程充满风险。要想胜任这个职业,必须具备健壮的体魄、吃苦耐劳的精神,要胆大心细、耐得住寂寞,更要多识水性。

  二

  艄排兄长期外出,整年在闽江上下游奔波,异常辛苦。早先交通不发达,出门全靠双腿,从竹岐到闽西北目的地,一路风餐露宿、翻山越岭,要走十几天。后来有了到达上游的班轮和火车,才缓解了徒步艰辛。到达目的地后,他们几乎顾不上休息,赶紧得下到江边拼装排筏,随时准备放排。有时任务急,送完一趟排筏,立马就要返回上游再送。清流、永安、三明、建宁、建瓯、泰宁等闽西北地区都留下过竹岐艄排兄匆忙的身影。

  二十世纪七十年代以前,闽侯竹岐和高何(今春风村)民间有两家艄排队,经营规模比较小,缺乏市场竞争力。后来,竹岐公社将它们淘汰兼并,成立了一家乡办集体运木队。随着业务范围的扩大,竹岐运木队更名为竹岐木材采运站,专门承接木材代购以及闽江水上竹木艄运业务。当时,福州铅笔厂和福州火柴厂是其最大的合作方。艄排业务鼎盛时期,竹岐沿江一带有一百多号人从事这个行当,每年从闽江上游运到福州、连江、长乐等处的木材量都在30000立方米以

  上。

  木排运送,要先将木材卸到江边装成木排。装排必须在经验丰富的艄排兄指导下进行,保证排筏的牢固性。装排时,先把散落在水面上的木头拢成整齐的一排,用串柴、圈仔、竹钉固定木排两头,然后将装好的排筏用篾缆连接成24米、28米、32米三种不同长度,排筏长短则由艄排兄凭各自的能力驾驭。木排浮力有限,只有部分露出水面,所以装排时主排中间必须垫高一层木头,防止水涌到上面,然后在上面搭盖临时简易帐篷,供艄排兄居住,里面兼存一路上的柴米油盐。艄排兄一日三餐就在这排上因陋就简架锅做饭。

  装好的木排两端各设排梢一根,作为转向舵,分别由两名艄排兄操作。位于前面的叫“排头”,必须由技术熟练的艄排兄担任;后面叫“排尾”,听从排头指挥。艄排,就是用木梢用力划动水面来纠正木排行进的方向。木排推进的动力靠水流,速度快慢由水流急缓程度来决定。艄排日进程一般在30公里左右,从永安城关运到福州,正常水位时一般要11天才能到达。闽江上游河道窄小且水流急,通常是单排独艄。到了闽清水口的时候,水流放缓,排筏前进的速度一下子慢了很多。为了省工,艄排兄经常会把几个单排集结起来,改为纵列集束艄放,或者直接委托航运公司拖轮来拖。

  三

  闽江放排最危险是在上游起始阶段,清流到永安的河流最为惊险,令人生畏的“九龙十八滩”就处在这个河段。这里水流急、落差大、暗礁多,河滩上怪石林立,危机四伏。有《船民谣》为证:“九龙十八滩,一滩高一丈,回头看清流,宁化在天上。九龙十八滩,滩滩鬼门关,礁多风浪险,死生一瞬间。”民谣里所说的“龙”,是指溪水在短距离内大落差形成的急流。木排与船比起来,过龙的时候风险更大。因为木排长且浮力有限,从滩上冲到龙底的瞬间,在惯性作用下,排头径直猛冲到水里,砸开一片浪花,还没等站在排头的艄公缓过神来,紧接着木排又向下一个龙冲去。木排顺流而下时要不断地纠正方向,左避右闪,若躲闪不及时很容易触礁。“浪涌涛奔排自走,艄呼舵应疾若飞。过龙冲滩鬼神泣,沉浮生死又一回。”这是艄排兄过九龙十八滩时的真实写照。据说过第三个龙时最危险,出事故“打破排”往往就在这个时候。若“打破排”,不仅木头被水冲散丢失需要赔偿,甚至有人因此丧生。

  放排另有一怕是途中“压水”。洪水暴发时排筏放锚泊在江边俗称压水。一压就是好几天,艄排工干吃伙食,没有收益,还要担心排筏在激流的冲刷下被冲散等问题。

  艄排除了危险与辛苦,还要忍耐枯燥和寂寞。在艄排的过程中,艄排兄不分昼夜整天与排筏为伍,夏天头顶烈日,冬天脚踩严霜。白天排筏在河道中放流,接触不到外人,夜泊河边汊湾,唯有风声河雾做伴。最让艄排兄开心的,莫过于在平缓的溪涧放流中偶见河边洗衣的姑娘少妇了。这时候他们会唯恐天下不乱地故意捣鼓些声响,或吆喝几声引起姑娘们抬头观望。要是能和哪位姑娘搭讪上几句,肯定能让他臭美好一阵子。

  高风险的艄排工,收入自然比其他行业高。据年长的艄排兄介绍,民国时期,一排木筏从永安运抵福州,每人大约可得到300~ 500斤大米,不菲的报酬曾经吸引了大批当地人加入了这支队伍。

  闽江水上排筏运送这个行当从二十世纪七十年代初发生了改变。此时九龙溪上游先后修建嵩口坪与安砂两个水库,宁化、清流木材水运受阻。1970年,金溪下游与富屯溪汇合处修筑贵岭拦河坝,阻碍将乐、泰宁、建宁的水运。1978年,金溪中游筑起池潭水电站的大坝,泰宁、建宁水运更加困难,木材水运逐渐衰落。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初,随着华东地区最大水电站闽清水口电站的建成,闽江被截流,木材水运终止。闽江流域艄排这项古老的行当,就此走到了历史的尽头。

 

作者:陈英水

   分享到: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