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子站>网上展厅>特色栏目>史话趣闻

福州旧警察群起索饷

发布时间:2020-05-06 来源:福州晚报 字体:【大】【中】 【小】

  1932年7月中下旬,福州市公安局局长郭詠荣以生病为由再三请辞,福建省政府召开临时会议,批准给假两个月借以疗治休养,调派王懋代理局长。王懋是省政府代理主席方声涛的亲信,原任省保安处秘书主任,一个多月前刚刚兼代省政府秘书长一职。

  按当局规定,福州市公安局办公经费、人头费等经费的来源,除了本局罚没款等项直接收入外,差额靠省财政厅拨补。由于省财政拮据,1932年上半年市公安局收到的补助经费锐减,正项开支困难重重,而且一个月比一个月更趋严重,这是郭詠荣坚辞局长的主要原因之一。王懋接任后,遇到最头痛的事也是经费问题。省财政厅仍以省库支绌为由,拨补的款项有一大半掺杂着远期的期单,他以此为借口,上任头一个月就没有按时在8月5日向属下发放薪饷。

  8月上中旬,各署警察纷纷推举代表到市公安局请求发饷,并请发清前任局长郭詠荣所欠1932年五月份的薪饷,以及再前任局长谢纲所欠1927年五、六两个月的薪饷。

  王懋连自己任内该发的薪饷都成问题,哪能顾及前两任的事,面对属下的请求,明确表示新官不理旧账,并在《福建民国日报》上署名登载《紧急启事》:“本局长本年八月一日接事,所有从前市局一切已收未收、已支未支及应缴应解、应抵应拨各项款目,并市局直接收入,截至二十一年七月末止,均由郭(詠荣)前任负责征收发给。八月一日起,所有八月份收支,应由本任负责。此后,各关系人应自行处理,不得借故推诿或向本任借辞追索,以清手续而明责任。”王懋这般无为和傲慢的态度,激起各署警察的极度愤慨。

  当时,中共福州中心市委在本市城郊范围内,除了秘密组建有锯木、造纸、北门、南街、文化、农民6个党支部外,还秘密组建有警察党支部,这在全国各地下党组织中并不多见。

  中共福州警察支部将系统内的最新动态向市委汇报后,遵照市委书记陶铸关于开展索饷斗争的指示,在曾经筹组并领导过警察党支部的张立具体指导下,依托系统内“反帝大同盟”“读书会”等外围组织,串联各署警察成立“福州警士要求发清欠饷斗争委员会”(以下称“斗争委员会”),指挥这场索饷斗争。

  二

  8月中下旬,警察们根据“斗争委员会”统一部署,开始把索饷斗争向社会公开,以争取民众的支持,在市内各大街小巷散发或张贴“我们要薪饷!”“我们要吃饭!”等传单标语。王懋对此无动于衷,“斗争委员会”决定索饷斗争再升级。

  8月30日中午12时,根据“斗争委员会”的通知,百余名各署巡官及长警在水部柳宅境庙内秘密会合。

  下午2时,全体与会者各执白旗出发,上街举行索饷请愿游行。游行队伍由南门新马路,经南门兜进城,沿途散发索饷传单,高呼索饷口号。据报载:“至南门兜时,适市公安局督察长沈觐康御车经过见状,当即下车,喝令岗警设法解散。唯岗警数仅二人,而请愿者数逾一百,众寡悬殊,最终请愿者得以通过。”游行队伍经南大街,到达鼓楼前市公安局,群集大堂,要见王懋。

  据报载:“首由沈觐康督察长出见,对众发言:请派代表说话。众皆瞠目莫答,盖恐为代表者首当其冲,前途殊深危险。嗣群众中有人答话,谓我侪均系代表,因全市巡警人数有千余人,故代表有如数之多也。沈督察长无辞退去。嗣由王局长出见,历述经费之困难”,答应所欠“八月份饷项,于九月五日以内自应照发”。

  在警察们的强烈要求下,王懋将前任会计虞俊传到局里。虞俊代表郭詠荣向警察们允诺:“因财厅期票未支,现定于九月五日以内,将郭(詠荣)任内所欠(1932年)五月份项饷如数发清。”关于谢纲任内所欠的1927年两个月薪饷,王懋最后被迫答应:“由节省局内经费,每月筹出一千元,合各署每月应缴罚金,按月分成补发,以期逐渐清发积欠。”

  警察们的要求得到满足,于下午4时退出市公安局。他们顺路来到茶亭祖庙开会,相约回去后如有人被黜或拘押及其他惩罚,应以电话相互通知,大家自当团结援助。

  王懋集中省财政厅下拨的5000元现金和收到的笋、纸期票到银行贴现,又“个人负责向东南银行借出八千元”,于9月5日勉强将八、九两个月的警察薪饷发放了,但郭詠荣、虞俊允诺发清一个月欠饷的事“跳票”。9月10日,“斗争委员会”组织警察们上街散发、张贴“抗议郭詠荣侵吞警饷”“发清欠饷不可食言”“不达目的决不罢休”等传单或宣言,并筹备举行第二次索饷请愿游行。

  据报载,王懋获悉上述情形,为了力求警察索饷事件尽快平息,一面“电令所属,不准各长警无故擅离,以防集众请愿”;一面“将郭前任之期票八千元,由王局长个人代分四千元为之贴现,其余四千元由郭前任贴现,再请财厅先拨现金三千元凑足一万一千元,手续办妥,日内即行散发”。9月12日,市公安局终于将郭詠荣任内的一个月欠饷发清,平息了即将爆发的第二波风潮。

  三

  中共福州警察支部在中共福州中心市委的领导下,发动警察们开展的这一场索饷斗争,获得圆满成功。它为警察们争取到应有的经济利益,致使地下党的外围组织“反帝大同盟”“读书会”在警察系统内的威望有了很大提高,参加人数迅速增加,活动更加频繁。同时,它在社会上造成巨大的影响,作为反动当局维护治安秩序、弹压民众的警察竟能上街请愿游行,给广大民众奋起反抗国民党法西斯统治做出示范。

  至于王懋,新官上任的“三把火”还没有烧起来就让部属杀了个“下马威”,还没有“赚钱”就先“贴钱”,所以代理局长两个月期满即无心恋栈。他于9月下旬提出辞职,省政府因郭詠荣躲避上海不归,劝他继续担任。压垮他的最后一根稻草,是10月中旬省政府决定对全省各机关再缩政费,市公安局的每月正项开支又减4000余元,他深感难以为继,再呈辞职书表示:“办理术穷,筹维力竭,仍恳准予辞职,以免贻误。”

  方声涛鉴于慰留王懋无望,且自己即将随着省政府改组离任,经与可能接任省政府主席的驻闽“绥靖”公署主任蒋光鼐商议后,在10月21日省政府第209次委员例会上提出并议决:“原福州市公安局局长郭詠荣假期已满,尚未销假,应准予辞职。代理局长王懋准辞去代理职务,委丘兆琛为福州市公安局局长。”

  丘兆琛,字玉林,1899年出生,广东惠阳人,毕业于保定军官学校、德国陆军大学,曾任第十一军第十师参谋长、十九路军总指挥部攻城旅少将旅长等。省政府决定由非福建籍、非海军帮人员担任福州市公安局局长,是即将闽政转交十九路军接掌的先兆。

 

作者:薛宗耀

   分享到: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