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子站>网上展厅>特色栏目>民俗风情

福州民间 “月文化”

发布时间:2019-09-09 来源:福州晚报 字体:【大】【中】 【小】

  福州历史上流传至今最早的一首民歌是《月光光》,相传系唐代曾任福建观察使的常衮(729~783)所作。据《福州地方志》《福建名人词典》以及清代福州人郭柏苍《竹间十日话》等典籍记载,他从陕西京兆(西安)不远万里,来福州任职时,见“初,闽人未知学,便设立乡校,亲加讲导,由是里俗一变,文风始盛”。当年,他入闽经闽北山区沿闽江进入福州时,首先经过洪塘,见一派田园风光,民风淳朴,水乡池塘,有娘子撑船行舟,于是创作了这首《月光光》:“月光光,照池塘,骑竹马,过洪塘,洪塘水深不得渡,娘子撑船来接郎。”随着时代发展,这首古老民歌,也随着发生了变化——首先在“娘子撑船来接郎”的后面,加上了“问郎长,问郎短,问郎何时回故乡(或为‘问郎一去何时返’)”。

  据清代郭柏苍《竹间十日话》卷五载,上述这首民歌在明代被韩晋之先生载入文集:“谓此古三言诗也。闽无风,此却可当闽风”。村农《插禾歌》云:“等郎等到月上时,月今上了郎未来。莫是奴屋山低月出早,莫是郎屋山高月出迟?不是出早与出迟,大半是郎没意来。记得当初未娶嫂,三十无月暗也来”。由此可证,唐代常衮的那首《月光光》,到了明代却发生了很巧妙的“套用”流变了,变成更加透明的月光爱情诗。

  到了清代以后,常衮的《月光光》在福州民间又发生了变化:“月光光,照厅堂,公婆疼(爱)长孙,爹妈疼尾仔”。说明公婆很想儿媳妇早日为他们俩生一个长孙,早日做爷爷奶奶。

  到了上世纪二三十年代,福州民间还流行过一首《望月歌》:“月亮走,我也走,我和月亮交朋友。朋友都交清白人,一生不染纤尘垢。朋友贵同心,我心如月皎。朋友有别离,明月有圆缺,月缺月圆长如此,朋友交情莫中止。”到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前,《月光光》又流变成一首童谣顺口溜:“月圆圆,圆十五,月照栏门户,月姐做媳妇。做哪里?做下渡,下渡虾鲜沾(鱼奇)露……”童谣中“月姐”这一词,见于唐代诗人李商隐诗“月姐曾逢下彩蟾”。这与福州民间八月十五中秋夜盼有“月华”的习俗有关。

  此外,福州闽剧传统剧目中与“月”有关的戏不少,如《月台会》《日月精华》《月饼记》《月光盗影》《月缺爱圆》《彗星夺月》《双月庵》《月宝带》《花月痕》《韩月娘》等。其中,《月台会》描述明代中叶有一书生名史文,父史琏,官高司马之职,母邹氏。史文幼时便由父母暗中包办婚姻,与太师杨显之女云春订约。一日,史文郊游逢雨,宿于寺中,梦与一女在月台相会,归来后相思得病。史家与杨家父母得知此情,便决定让史文与云春早日成婚。但史文心中只恋月台梦中人,便趁夜色出逃黑松山,上月台见一美女,即梦中美女云娥,于是两人私订婚约。然而,此事被云娥之兄天岳发现并追捕,史文投江,云娥被执。后来,史文被人所救,天岳因犯罪被杀。最终,史文与云娥相会结成夫妻,月台美梦成真。

 

作者:刘湘如  林依光

   分享到: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