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子站>网上展厅>特色栏目>福州名人

户部尚书 马森

发布时间:2019-07-15 来源:福州晚报 字体:【大】【中】 【小】

  马森(1506—1580),原名裴森,复姓马,字孔养,侯官(今闽侯县廷坪乡马厝村)人,嘉靖十四年(1535)进士。授户部主事转员外郎,出知太平府。不久,迁江西副使,转任按察使。升左布政使、巡抚江西。疏请南粮改道拆运,节省民财数万金。

  江西原行淮盐39万引,后南安、赣州、吉安改用广盐,于是私盐趁机盛行,淮盐仅行16万引,致岁入大减。马森疏陈其害,请于峡江县建桥设关,“扼闽广要津”,不许广盐入境,乃尽复淮盐旧额。被召入京,任刑部右侍郎,改户部。

  因马森任江西巡抚时,曾推荐宋淳为江西布政使,后宋淳贪赃,马森以荐人不当,降为大理寺卿。任内执法严正,屡平冤案,与刑部尚书郑晓、都御史周延被称为“三平”。后病辞职,不久,起用为南京工部右侍郎,改户部,以右副都御史总督漕运,兼巡抚凤阳,升南京户部尚书。隆庆元年(1567)改任北京户部尚书。

  马森为官清正廉明,乡人为其立报功祠于福州九仙山。卒赠太子少保,谥“恭敏”。著有《春秋伸义辨疑》《书经敷言》《周易说义》等。

  少年马森脱宗入学

  廷坪乡马厝村,西邻闽清县,北界古田县。明朝时期,属于怀安县管辖。

  相传,有一天,怀安县裴姓官吏到马厝村催缴税粮。山村的小孩子看见穿着官服的人感觉十分稀奇古怪,纷纷跟着官吏身后走家过巷。其中一位小孩引起裴姓官吏的好感,这个小孩只有几岁,赤身露体,浑身晒得赤黑,机智活泼,特别有灵气。由于裴姓官吏年老无子,对小孩有特殊的亲近感,慢慢地就喜欢上了这个小孩,且有心认养。

  裴姓官吏打听到小孩的家庭住址,来到小孩的家,得知小孩的父亲叫马子通,小孩叫马森。裴姓官吏对马子通说:“我年老无子,欲认马森为谊子,带他到福州,尽心培养成材。”马子通是位老实本分之人,平时以务农为生,养育有三个儿子,马森排行老三。妻子病逝后,他既当爹又当娘,把孩子拉扯大。听了裴姓官吏的话,他没有主意,就请来族中长者一同商议。长者们认为马子通家庭目前生活困难,没有能力供几个儿子读书,更不用说很好地培养马森,马森如果继续在家里,将来长大也没有出路,不如同意裴姓官吏所请,让马森给他当谊子,或许将来能有出息。

  于是,马子通带马森在家祠里给祖宗烧了香,办理了脱宗仪式。随后,裴姓官吏就带着马森去福州,更名为裴森,以裴森的名字入学读书。裴森聪明好学,不久考中秀才,后又考中举人。一家人都为他高兴。

  青年马森返宗登第

  裴森考中秀才,后又考中举人,科举路上前面一段走得很顺利,可是随后的进士考试就非常不如意。老师同学都认为裴森考中进士有十分把握,裴森也以为自己有实力考中,可偏偏连续几科就是考不中,这对裴森的打击很大。裴姓官吏夫妻俩都焦急起来,生怕他受到打击后失去信心,一直鼓励裴森努力学习。这一年,科考又将开始,裴森全身心投入应考准备。裴姓官吏夫妻俩暗中一直担心,如果裴森这科再考不中,将会把他击垮。

  有一天,一个家人进来向裴姓官吏报告,今天巷子里有一个和尚,一直在门口走来走去,口里不停地念叨“可惜”“可惜”“非常可惜”,不知是为什么。裴姓官吏感到蹊跷,就让家人请和尚到客厅喝茶,自己则到门口迎接,把和尚迎入大厅,分宾主坐定。茶过三巡,裴姓官吏诚心相问,请和尚务必如实相告。和尚说:“你儿子裴森根基非常好,本应能中进士,可惜你裴家根基不够,所以考不中,浪费了大好前程,如果回原籍,改姓马,就可能中进士。”裴姓官吏听了和尚的话,虽不情愿,但为了儿子的前程,决定让裴森回原籍。

  裴姓官吏带着裴森来到马厝村,此时马森的父亲已过世。他只好与马森的兄长及族人说明来意,家人都非常高兴。裴森就在家祠烧个香,告诉先祖回籍之事,并更改回原姓。然后,他又去后山祖墓烧香。族人告诉他:“当年造墓时,风水先生认为是‘朝天笏’之穴,子孙后代会出大官。”

  那一年,裴森改以马森之名参加科考,考中进士,授户部主事,后来一路官运亨通。

  尚书马森奉旨祭祖

  马森于明嘉靖十四年(1535)韩应龙榜考中进士,授户部主事,改员外郎,出知太平府,又升江西副使、按察使、左布政使,擢巡抚。后任南京工部右侍郎,改户部,以右副都御史总督漕运,兼巡抚凤阳,升南京户部尚书。隆庆元年(1567),调任北京户部尚书。一路官运亨通,深得明穆宗朱载垕皇帝的厚爱。

  有一年,担任北京户部尚书的马森到各地巡察。途经福建,他心想自从外出当官后,多年来从未回家乡探视过,现今已到福建,正可回家一趟,看望家人。为了不打扰地方官员和族人,马森脱去官服,改穿普通老百姓的服装,只身前往廷坪马厝村。

  马森在家门口看见里面一位妇女正在煮饭。马森不认识她,于是就跟这位妇女说,自己叫马森,是这一家人,查问自己哥哥的情况。原来,这位妇女正是马森尚未见过面的嫂嫂。嫂嫂听说是叔叔马森,看他打扮很一般,满身大汗,一身臭汗味,就淡淡地说:“原来是叔叔,听说叔叔当了很大很大的官,看叔叔这个样子好像很落魄,不像个当官的人。奴家不认识叔叔,哥哥又不在家,怎么办呢?”言语之中,十分冷淡。马森是个清官,多年来一直忙于公务,没有为家乡及亲人谋过私利,平常也没有往来。对于嫂嫂的冷漠,马森心中很不是滋味,心想既然这样,那就在门口等哥哥回来。不久,哥哥回来了。由于马森离开家太久,兄弟俩多年未见,竟然互不认识。马森的心一下子冷到脚上,于是当天就离开了马厝村。

  马森回到北京后,越想心里越难过,总觉得对不起乡亲和家人,也感到人情的淡漠。有一天,他与穆宗皇帝说起多年没有回家,想回家祭祖。自己在外当官多年,没为家乡做过一件事,如今家乡依然非常贫困,想为家乡做一些实事。穆宗皇帝一听,非常高兴,认为这是忠臣孝子所为,准他回乡祭祖,并赐给一定的银钱,作为回乡经费和送给村民的礼物。马森拜谢皇上,随即整装回乡。回乡队伍浩浩荡荡,前面高举“奉旨祭祖”大旗,所过之处,各级官员无不热情接待。

  马森一行来到福州,地方各级官员前呼后拥,陪同他一起前往马厝。路上各种轿子、马匹排成长长的队伍,人人服饰艳丽,个个精神焕发,各色旗帜招展,所过之处无不引人注目。队伍未到马厝村,怀安县官早已经差人飞报村里,族长带领全村男女在村口摆下香案迎接。马森在村口行过香,然后带领少部分官员进村,大部分人马留在村外。在祠堂烧过香后,马森回到家里也烧了香,又到祖墓去祭拜。哥哥嫂嫂非常高兴,在族人面前赚足了面子。

  马森把皇帝赐予的银钱,交给怀安知县保管,以利息作为马厝村的税银。从此以后,马厝村再也不需要纳税了,村民们感激涕零。马森死后,在村民们要求下,当地官员在福州于山建马森报功祠,春秋二祭。

 

作者:林展飞

分享到: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