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子站>网上展厅>特色栏目>史话趣闻

陈绍宽故居忆旧

发布时间:2021-12-07 来源:福州晚报 字体:【大】【中】 【小】

   近日读到《古厝留声机》一书,书里有一篇目,题为《抗日浴血,怒发冲冠凭栏处》,写的是陈绍宽故居。读完后勾起我一些关于陈绍宽故居的零碎回忆,一时兴起提笔写下。

  陈绍宽是南台岛城门镇胪雷村人,我胪雷陈氏一族尊敬的前辈乡亲。他的故居位于福州火车南站站前广场的一角,民国初期中西合璧的民居风格。正门脸为西洋建筑式样,门额上却堆塑中式狮子图形。外墙是福州传统的马鞍式封火墙,两侧墙上却又开了四个西式窗户。门厅两侧有四个房间,石砌天井两侧为披榭,东披榭作中式客厅,西披榭为西式客厅。正堂屋为六柱五开间,两边为厢房。后天井两侧各一扇小门通到外面。西小门外是连接却又独立于主屋的厨房,厨房南北各开小门通透。南小门通西侧花园,北小门供进出故居。厨房南边有一小天井,打有一口水井。陈家是门常开而不设防。胪雷当年没有自来水,村里邻居就常到海军部长家厨房的水井打水,厨房的石板地上常有水迹。邻家小孩也经常经过他家厨房的通透小门去厅堂和花园玩耍。

  陈绍宽家西侧是占地六亩的花园。花园布局既体现旧时士大夫趣味,又兼具农家特色。花园里有凉亭、池塘,花园一半种植供人观赏的花木,如梅、竹、玉兰等;另一半遍植柑橘、龙眼、荔枝等农家果树,其中荔枝品味甚佳。叶飞主政福建时,就曾带领全家去陈绍宽家尝新荔。

  陈绍宽几十年戎马倥偬,很少住在家里,就请了一位老乡亲代为看管故居。1945年,抗战胜利,陈绍宽先以海军总司令的身份任受降官,代表中国海军在东京湾“密苏里”号上出席对日受降仪式,后又以中国海军代表身份,在南京出席中国战区对日受降仪式。但很快,因拒绝打内战,作为抗日功臣,民国海军部长、海军上将的陈绍宽被迫解甲归田,回了胪雷老家。

  他家门前原有一条小河。他读书之余,常在小河边荔枝树下垂钓。陈绍宽不钓河里自由自在游动的鱼虾,专钓八脚横行的蟛蜞。钓蟛蜞不用钓钩,只在钓线末端挷一小段菜梗,蟛蜞很贪吃,夹住菜梗就死不放松,便被钓了上来。邻里小孩子也和陈绍宽做钓友,经常一起钓蟛蜞,收获当然多归小钓友们。

  1949年,蒋介石想让陈绍宽去台湾。台湾海防是要务,陈绍宽是旧海军界要人,其身份特殊。陈绍宽对老蒋派来做说客的国民党福建省主席朱绍良决然表白:“我年逾花甲,还去台湾做什么?蒋委员长一定要我去台湾,我只好从飞机上跃下。”

  新中国成立,陈绍宽任民革中央副主席、国防委员会委员、福建省副省长等职。岁月匆匆,为陈绍宽看家的乡亲老了,省政府就派驻一工作人员在他家,陈绍宽又出资在村里请一青年人管理家务。陈家花园原本是不设防的,没有围墙,政府出资在花园四周砌起了围墙。乡亲们去陈家花园没有过去那么随便了。

  1969年,陈绍宽在福州病逝。我父亲作为乡亲故旧参加其追悼会后,曾对我说老叔公(陈绍宽在家族里辈分大,乡亲尊其为叔公)临谢世前常念一句词:“无可奈何头夹去,似曾相识归不来。”此句改自北宋晏殊《浣溪沙》的“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陈绍宽至死牵挂流落台湾的旧部属、旧乡亲。

  陈绍宽夫人很早就去世,他矢志不再续娶,也不接受近亲按例给安排的过继孩子。陈绍宽己无直系亲属。他两袖清风,只留下这座1921年,由他的亲叔叔陈兆汉(萨镇冰女婿)出巨资助他盖成的宅院。陈绍宽去世后,政府派人到陈宅整理陈绍宽视为珍宝的中国海防资料图纸及典藏书籍,运走收归国有,留下一座空宅院。当时正处“文革”期间,胪雷大队部便迁入此间,竟在陈家花园里搭猪舍养起猪来。当时虽然食物匮乏,但无论如何,在花园里养猪比煮鹤焚琴更为粗俗。改革开放后,大队部迁出陈绍宽旧居。2009年,福州火车南站选址胪雷村,村庄拆迁,留下陈绍宽故居就地维修,于2012年完工。

  在我们胪雷老乡亲眼里,陈绍宽故居已非记忆中的模样,但老一辈的乡亲还念念不忘陈绍宽于故乡的情谊。陈绍宽创建的胪雷小学是福州南郊较早的新式完全小学,为胪雷村培养出一代代人才。陈绍宽还曾资助胪雷子弟就读马尾船政学校,他们均学有所成。记得一名学生被派去德国留学,学成归国,后任上海江南造船厂总工程师。陈绍宽还与著名数学家陈景润家族关系匪浅。他与陈景润的伯父既是老乡又是同学,两人中学毕业后一起去报考江南水师学堂,均榜上有名。陈景润的伯父又去考了邮政学校。这样,陈绍宽进海军界,陈景润的伯父在邮政系统供职。虽然人生际遇不同,但两人终生为挚友,亦为邻里交友之良范。

 

作者::陈兰修

分享到: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