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子站>网上展厅>特色栏目>史话趣闻

宋词中的福州(上)

发布时间:2022-08-15 来源:福州晚报 字体:【大】【中】 【小】

   百叠青山江一缕,十里人家,路绕南台去。榕叶满川飞白鹭,疏帘半卷黄昏雨。

  楼阁峥嵘天尺五,荷芰风清,习习消袢暑。老子人间无着处,一尊来作横山主。

  这是宋代李弥逊的词作《蝶恋花·横山阁》。横山阁,位于乌石山南坡,亦称横山馆,今已不存。

  李弥逊是福建连江人,两宋之间的爱国诗人。《蝶恋花·横山阁》是他晚年的词作。作者曾官居户部侍郎,对秦桧与金兵苟和提出批评,被贬为漳州知府,而后归隐连江西山,不时出门游玩,借以排遣郁闷。这首词赞美了在横山阁所见的美景,同时流露出报国壮志难酬的愤懑。

  夏日,登上横山阁,只见远处层峦叠嶂,而闽江好似一条丝带。南台一带,道路弯曲,十里人家,星落散居。榕树枝叶繁茂,几乎遮住了江面,时而可见一行白鹭飞起飞落。黄昏时分,天空中飘起了细雨,只好把窗帘放下半卷。山势高峻,楼势突出,带有荷菱香气的凉风,习习吹来,消解了暑天的闷热。既然天底下没有老夫的去处,只好手持酒杯,姑且来做横山阁的主人了。

  李纲是李弥逊的好友。他在《水调歌头·和李似之横山对月》(李弥逊字似之)中写道:

  秋杪暑方退,清若玉壶冰。高楼对月,天上宫阙不曾扃。散下凄然风露,影照江山如昼,浑觉俗缘轻。弋者欲何慕,鸿羽正冥冥。

  世间法,惟此事,最堪凭。太虚心量,聊假梨枣制颓龄。但使心安身健,静看草根泉际,吟蚓与飞萤。一坐小千劫,无念契无生。

  张元幹也与李弥逊相交甚厚,他有一首词《八声甘州·陪筠翁小酌横山阁》(筠翁,即李弥逊):

  倚凌空、飞观展营邱,卧轴恍移时。渐微云点缀,参横斗转,野阔天垂。草树萦回岛屿,杳霭数峰低。共一尊明月,顾影为谁?

  俯仰乾坤今古,正嫩凉生处,浓露初霏。据胡床残夜,惟我与公知。念老去、风流未减,见向来、人物几兴衰。身常健,何妨游戏,莫问栖迟。

  他们都为福州乌石山横山阁赋词,寄托壮志难伸、同病相怜的情怀。

  李纲:万里闽山,不从海道,寄声何处

  在南宋初建的朝廷中,一代名臣李纲,曾经闪耀一时,像一颗流星,划破长空。赵构称帝一个月,即任命李纲为相。李纲极力主张把首都选在北方,在赵构无意北返的情况下,他就着手在政治、军事、财政等方面进行整顿,包括机构设置、国赋税收、募兵买马、训练军队等等,使新的宋王朝初现生机。但是,赵构只求自保,忠臣良将终究无用武之地。李纲担任宰相仅75天就由于投降派的排挤而被罢免。

  李纲,字伯纪,号梁溪居士,祖籍福建邵武,祖父一辈起迁居无锡,罢相后离京,担任湖广宣抚使等职。

  李纲在一首词作《水龙吟·次韵任世初,送林商叟海道还闽中》写道:

  际天云海无涯,径从一叶舟中渡。天容海色,浪平风稳,何尝有飓。鳞甲千山,笙钟群籁,了无遮护。笑读君佳阕,追寻往事,须信道、忘来去。

  闻说钓鲸公子,为才名、鹗书交举。高怀淡泊,柏台兰省,留连莫住。万里闽山,不从海道,寄声何处?怅七年、契阔无因,握手与开怀语。

  “万里闽山,不从海道,寄声何处?”彼时李纲自己也颇为怀念故土。据考证,李纲一生六次入闽。其中后三次入闽,都寓居福州。

  1140年,李纲病逝于福州,谥“忠定”。闽侯有李纲墓,福州西湖的“桂斋”,是林则徐借李纲的书斋名命名的。桂斋院内的李纲祠,也是林则徐从屏山迁来的。林则徐题李纲祠联曰:进退一身关庙社,英灵千古镇湖山。

  张元幹:万里江山知何处

  靖康之变前夕,主战派代表李纲的身边有一名得力助手,即张元幹。张元幹是福州永福(今永泰县)人,其词多慷慨郁勃之气,豪迈刚健,自成一家,为南宋爱国词人的先声。

  张元幹出身官宦之家,年少即有壮志。当时他在李纲的行营做属官,率众拒敌,浴血奋战。后来李纲受排挤被免职,张元幹也因此获罪。

  宋高宗绍兴年间,朝廷与金人议和。胡铨上书请斩投降派代表人物秦桧,天下震动,胡铨因此获罪,一再遭贬,最后被贬新州(广东新兴县)。胡铨在赴新州的路上,途经永福嵩口(此前胡铨曾被贬任福州签判),退居在家的张元幹为他送行,并激于义愤作词《贺新郎·送胡邦衡待制谪新州》,以壮其行色,显示出一股浩然正气。

  这首《贺新郎·送胡邦衡待制谪新州》全文如下:

  梦绕神州路。怅秋风、连营画角,故宫离黍。底事昆仑倾砥柱,九地黄流乱注,聚万落千村狐兔。天意从来高难问,况人情、老易悲难诉。更南浦,送君去。

  凉生岸柳催残暑。耿斜河、疏星淡月,断云微度。万里江山知何处?回首对床夜语。雁不到,书成谁与?目尽青天怀今古,肯儿曹、恩怨相尔汝!举大白,听金缕。

  这首词把对民族危亡的关注与对个人身世的感伤融合起来,既有深沉的家国之感,又有真切的朋友之情;既有悲伤的遥想,又有昂扬的劝勉。慷慨悲凉,波澜起伏,在当时广为流传,自然也激怒了权臣秦桧。后来秦桧就找了个理由把张元幹除名削籍。

  福州乌石山有一座道山亭,是北宋知州程师孟所建。程师孟认为乌石山可与道家蓬莱、瀛洲相比,称其为道山,他还请曾巩作《道山亭记》。张元幹曾经在道山亭与友人饯别,有《谒金门·道山亭饯张椿老赴行在》词云:

  风露底。石上岸巾愁起。月到房心天似水。乱峰清影里。

  此去登瀛须记。今夕道山同醉。春殿明年人共指。玉皇香案吏。

  他与张椿话别,希望张椿得到朝廷的重用。

  又有一次,中秋已过,重阳将近,张元幹陪福州长官宴集,席间赋词《水调歌头·陪福帅宴集,口占授官奴》云:

  缥缈九仙阁,壮观在人间。凉飚乍起,四围晴黛入阑干。已过中秋时候,便是菊花重九,为寿一尊欢。今古登高意,玉帐正清闲。

  引三巴,连五岭,控百蛮。元戎小队,旧游曾记并龙山。闽峤尤宽南顾,闻道天边雨露,持橐诏新颁。且拥笙歌醉,廊庙更徐还。

  九仙阁,于山有九仙观,建于北宋,其后殿即称为“九仙阁”。口占授官奴,可能是当时官方放归官奴,张元幹有感而发。

  福州古来盛产荔枝。张元幹有《诉衷情·荔支》词云:

  儿时初未识方红。学语问西东。对客呼为红蕊,此兴已偏浓。

  嗟白首,抗尘容。费牢笼。星毬何在,鹤顶长丹,谁寄南风?

  他的另一首咏荔枝的词作《采桑子·和秦楚材使君荔支词》写道:

  华堂清暑榕阴重,梦里江寒。火齐星繁。兴在冰壶玉井栏。

  风枝露叶谁新采?欲饱防悭。遗恨空盘。留取香红满地看。

  前一首从“儿时”写到“白首”,表达了对荔枝的喜爱。后一首写到“欲饱防悭”“遗恨空盘”,不仅喜爱,还富有情趣。

  朱熹:坐使七闽松竹,变珠幢玉节

  朱熹《好事近》:

  春色欲来时,先散满天风雪。坐使七闽松竹,变珠幢玉节。

  中原佳气郁葱葱,河山壮宫阙。丞相功成千载,映黄流清澈。

  朱熹是大儒,多次到福州讲学。他在这首词中既赞赏闽地的风物,又追怀好友赵汝愚在福州任上的德政和功绩。珠幢,翰林的旌旗;玉节,使节的凭证。词中的“丞相”,指的是赵汝愚。

  赵汝愚,字子直,江西余干人。他曾先后两次担任福州知州兼福建安抚使职务,是对福州有功的太守。第一次是宋孝宗淳熙九年(1182)五月,赵汝愚以朝奉郎集英殿修撰的身份出任福州知州兼福建安抚使,到淳熙十二年十二月离任。第二次是在宋光宗绍熙元年(1190),这年十一月,他以敷文阁学士、中奉大夫的身份再次来福州担任福州知州兼福建安抚使。这次任期不到一年时间,第二年十月被朝廷“召为吏部尚书”,1195年特进右丞相,不久被罢,身后谥“忠定”。

  邵武人严仁,工于词作,与同族严羽、严参齐名,人称“三严”。他有一首《水龙吟·题天风海涛,呈潘料院》:

  飙车飞上蓬莱,不须更跨琴高鲤。砉然长啸,天风澒洞,云涛无际。我欲乘桴,从兹浮海,约任公子。办虹竿千丈,犗钩五十,亲点对、连鳌饵。

  谁榜佳名空翠,紫阳仙去骑箕尾。银钩铁画,龙怒凤峙,留人间世。更忆东山,哀筝一曲,洒沾襟泪。到而今,幸有高亭遗爱,寓甘棠意。

  词题中的“天风海涛”,涉及赵汝愚的诗作《绍熙辛亥九月二十日游鼓山》:

  几年奔走厌尘埃,此日登临亦快哉。

  江月不随流水去,天风直送海涛来。

  故人契阔情何厚,禅客飘零事已灰。

  堪叹人生衹如此,危栏独倚更裴回。

  鼓山灵源洞有密集的摩崖石刻,除了蔡襄、朱熹等人的字迹,还有南宋福州太守赵汝愚的名诗《绍熙辛亥九月二十日游鼓山》。

  绍熙辛亥,即宋光宗二年(1191),赵汝愚再次在福州任上。故人,指好友朱熹。赵汝愚第一次入闽时,朱熹在武夷山,赵汝愚曾寄赠食用品。裴回,即“徘徊”。

  此诗是赵汝愚第二次出任福州太守时写的,诗后小记云:“绍熙辛亥九月二十日,赵子直同林择之、姚宏甫来游,崇宪、崇范、崇度侍,王子充、林井伯不至。”崇宪、崇范、崇度均为赵汝愚之子。面对名山胜迹,故旧离去,作者感慨丛生,题诗刻在鼓山观音阁东石门附近的岩壁上,紧挨着朱熹的题刻。古人题刻,未必是当时题当时刻。“小记”刻在诗后,纯粹是叙述的口气。

  1183年,朱熹到福州讲学,并看望女儿女婿(青年才子黄榦,既是他的学生,又是他的女婿),受到福州太守赵汝愚的礼遇,两人结下深厚友谊。1187年,朱熹又一次从江西来福州拜访赵汝愚,不料赵已调任四川。朱熹到水云亭后,留下一方潇洒飘逸的行书石刻,表达强烈的思友之情:“淳熙丁未,晦翁来谒鼓山嗣公,游灵原,遂登水云亭,有怀四川子直侍郎。同游者清漳王子合,郡人陈肤仲、潘谦之、黄子方、僧端友”。朱熹的这方题刻,赵汝愚几年后再任福州太守时才看到,老友未遇,不禁感慨赋诗。古人交往不像现在有电话和短信这样方便,赵汝愚与朱熹以石刻留言,虽是无奈,却成一段佳话。

  后来朱熹又以诗中的“天风海涛”作为鼓山绝胜,将这四字书刻在鼓山绝顶峰。

 

危砖黄 穆睦

分享到: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