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子站>网上展厅>特色栏目>史话趣闻

南后街:曾经的福州“琉璃厂”(上)

发布时间:2020-09-25 来源:福州晚报 字体:【大】【中】 【小】

  “正阳门外琉璃厂,衣锦坊前南后街。”琉璃厂是闻名中外的古京城文化街,客寓榕城的清末举人王国瑞把福州南后街与之相媲美,名副其实。

  南后街始于宋代,盛于明清,民国时期依然长盛不衰。宋朝淳熙梁克家的《三山志》卷之四“地理类四”,在“由清泰门出清远门外”下注:“地名后街,东通大街。”可见宋时就有后街之名。清林枫《榕城考古略》载:“郡西南隅,自杨桥直南至鸭门桥,皆曰南后街。”20世纪30年代以前,南后街的绸缎布匹、南北京果、糕饼线面等商铺应有尽有,繁华热闹,但赋予遐迩隆名的是充满文化韵味的店铺。

  南后街聚居的多是达官贵人、缙绅名士、巨商富贾,而且北有总督府,南有侯官县衙署,周边还有不少各地的会馆、试馆,自然应运而生不少笔墨砚庄、文房四宝、刻版印书、书画裱褙等商肆。在作家郁达夫、王西彦的笔下,民国时期的南后街仍然是古旧书店和印书作坊密集的街市。

  书肆

  书肆(旧书摊)曾是南后街的扛鼎品牌,主要是文人开书店。创于清光绪年间的塔巷口“醉经阁”老板林端植,既精于鉴别古书、古字画,又善于修补装订,是著名古籍书画鉴赏家,收有学徒。20世纪20年代进入全盛时期,为福州书坊之冠,常有鉴赏家、收藏家问津。清同治五年(1866年),杨浚在杨巷桥口开设“群玉斋”。杨浚是《正谊堂全书》总校,精于目录学,开书肆为收集珍本秘籍,并刻印发行自编的《闰竹居丛书》。

  清光绪年间开在杨桥巷口的“聚成堂”,由出师于醉经阁的张思永及其弟张思秋(又名张仕永、张仕秋)开设。张家兄弟精于字画鉴别和书籍装订,又善于经营,时与京、津、沪各地同业交流善本、孤本、手抄本等古籍及真迹碑帖、字画。状元林鸿年及清末一些官宦的家藏多归其所有。聚成堂能顺应潮流,改变经营方法。当清末民国初废科举、兴学堂时,率先向京沪购进学童课本,生意红火。抗日战争初期,日军封锁,学校课本供应中断,该店又从废品收购的旧书旧报中觅取学校通用课本,进行销售。抗日战争后期,为了扩大资本,将收购来的古字画、碑帖,加工成中堂、对联出售,以弥补收入。思永兄弟卒后,传其子文光(永子)、文良(秋子),仍能继承父业,文光业务尤精。所以,该店一直开到1956年,并入新华书店。

  南后街宫巷口的“薛颐记”精品典籍宏富,古籍版本、名家善本、经典秘籍不时可见,令嗜书者趋之若鹜。店主薛煊官,清光绪二十八年(1902年)刻印发行张心言《地理辩证疏》5卷,并收藏大量名家善本,其中很多是清初官绅、学者的珍藏古籍。

  “陆记”店主陆桐桐,其母系龚易图家藏书楼的管书佣妇。他从小耳濡目染,学会修补古书画;长大后技术日进,又家存古旧破书纸张,故经其修补的古书、字画,可达到以假乱真的地步,备受欢迎,门庭若市。新中国成立后,改为出租旧书、连环画。1960年南后街塔巷口火灾,波及书坊,从此停业。

  开设在南后街与杨桥路交叉口、专营古旧医学书籍的储文晟书店,是中医师朱梅南所设。新中国成立后,他受医院聘用,书店停业。

  南后街最多时有书店大大小小30多家。清末民国初尚留有群玉斋、藏古堂、薛颐记、陆记、带草堂、醉经阁、聚成堂、缥湘馆、耕文堂、草不除斋、寿古斋、古香斋等二十多家。

  福建本地藏书家沈祖牟、陈己士,省外名家顾颉刚、郁达夫、沈从文、王西彦、曹聚仁、卢前经常光顾这里的书市。英国科学家李约瑟,也曾在南后街购得大批古书,装成一大木箱,从轮船运回英国。

  刻版印书坊

  南后街书市繁华,与之相联的刻版印刷的刻书坊也蓬勃兴起,边印边售,前店后坊,书香扑鼻。

  福州的刻版印书的历史可追溯到五代,到了北宋已很发达,相继刻印了两部《佛藏》和一部《道藏》。历元、明,至清代,福州的刻书业日益兴盛,书坊也渐多。咸、同、光三朝尤为繁荣。在明末清初,天主教宫巷三山堂,就已刻印出版多种著作,有杨迁筠《天释明辨》,艾儒略《五十言余》、《三山论学记》,龙华民《圣若撒法始末》等。

  以刻书贩书为主,兼营字画碑帖文房四宝,南后街最知名的是清道光末年(1850年)设在南后街宫巷口东侧的吴玉田刻坊。吴玉田,侯官人,其胞弟吴玉柱。其书坊世代相承,子孙连继,拥有一批优秀的雕版工匠。刻书多,包括诗、文、书、集,不下百种,数超万卷。其所刊刻书籍常标识“三山吴玉田镌刻”“吴玉田刻坊藏板”或“板藏福省南后街宫巷口吴玉田刻字铺”等字。道光年重修《福建通志》和《正谊堂全书》的大部分都由其承刻。林纾译著《巴黎茶花女遗事》、严复译著《天演论》等,也都归它刻制。《巴黎茶花女遗事》首印100本,仅分送林纾、王寿昌、魏瀚的亲友,外地读者极难看到,可是却不胫而走,轰动全国。该刻坊至民国二十年以后式微。

  刻版印书贩书,南后街还有《闽都别记》整理者、刻版名家董执谊及陈文鸣、王友杰等刻坊,最盛时短短南后街达到数十家。

 

作者:岫云

分享到: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