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子站>网上展厅>特色栏目>史话趣闻

廉吏王仁堪:福州最后一位状元

发布时间:2020-03-25 来源:福州晚报 字体:【大】【中】 【小】

  (一)

  穿过竹林境人来车往的喧闹扰攘,窄窄的灯笼巷里藏着一座年代久远的老宅子。宅子里有一棵枝叶繁茂的苹婆树。它在这里开枝散叶、花落花开已经超过300年。它见证了这座宅子的主人300多年来绵延变迁的“身影”。其中最著名的是一位官不过知府、寿不满五十的清朝廉吏——王仁堪(1849~1893)。

  福州人习惯把这座宅子称为“状元祖居”,因为王仁堪是福州最后一位状元。1877年,王仁堪在科考中独占鳌头,高中状元。一时街坊称颂,亲朋宴祝。老宅里人头攒动,乐鼓翻腾。那时,并没有人预见数年以后,这位状元会魂归故里,灵柩从江苏运返福州的结局。不是衣锦还乡,只有魂兮归来。

  今天的“状元祖居”仍保留着300多年前的整体格局,但早已经不见当年的辉煌。剩下的是泛黑的白墙诉说着经风沐雨的沧桑。往东推开厚厚的石框木门,一处穿斗式木构架、面阔三间、进深七柱的双坡顶建筑是原先的“课读之所”——荆花馆,后被王仁堪的祖父改为王家祠堂。

  立在庭院天井东侧小假山上的那棵浓密巨大的苹婆树,兴许见过王仁堪在高中状元的道喜声中笃定沉静地写下《志不在温饱赋》,那句“志薄云霄不受解衣小惠,志伸廊庙何堪伴食虚名”的述志至今仍历历在前,隐含着人生的赏赐和伏笔。

  (二)

  王仁堪生于官宦世家,祖父王庆云官至工部尚书,姐夫陈宝琛贵为帝师。其文章振藻辞林,书法称重一时,品貌端正秀润,初期深得慈禧太后和光绪皇帝的爱重,奉旨在上书房行走。

  然而,不久他就因为耿直激切,直谏劝止挪用军费修建颐和园,触怒慈禧太后,被外放任镇江知府。他坚信“圣明无弃才”,带着家小欣然赴命。王仁堪撰写过一副对联:危不持,颠不扶,焉用彼相;进以礼,退以义,我思古人。担爵受禄者理应如此。诚厚耿介,浑朴天真。

  王仁堪赴任不到五天,就遇到了一件棘手的育婴堂命案。兼具育婴堂性质的丹阳天主教堂附近,发现有大量被虐杀的儿童尸体,愤怒的百姓纵火焚烧教堂。翌日,王仁堪从镇江赶到丹阳处理此事。王仁堪亲验孩尸后“嗟叹者久之”,认为“名为天主教堂,不应有死孩骨。即兼育婴局,不应无活婴儿”,坚持“曲贷愚民之罪,以安众心,别给抚恤之费,以赡彼族”,并与丹阳知县查文清约定“力为民请命,不济则以官殉”。两江总督刘坤一骂他“迂”的同时,同意了这种处理方式。

  1892年,王仁堪病倒了,然而天灾不断不容松懈。他形容憔悴,依然步履匆匆,劳碌奔忙。春,王仁堪不顾劝阻带病亲自监督捕蝗。秋,王仁堪赶赴丹阳、丹徒两县处理大旱,当机立断奏请截留漕米五万斛救济二十万灾民,又马不停蹄募款二十多万办理救灾善后。捐款收支数目悉数公布于众。剩余款项创办南泠学舍,以为治经讲学之所。救灾同时,创立保甲制度,加强地方治安管理,并力振兴农业水利防灾,任内先后开凿塘堰近7000处、闸坝100余座。

  他在书房挂了自撰的对联——郡斋读书,借官地二亩;山谷治事,占尺阴一分。到这是来“读书”“治事”,他把自己的目标定义得很“纯粹”。

  在镇江知府三年任上,王仁堪为政清廉、勤于政务,各种利民措施不遗余力,一腔真意。任满考绩,江苏审定王仁堪的政绩为全省第一。

  (三)

  1893年7月,王仁堪调任苏州知府。铁打的百姓流水的官,但这一次镇江百姓扶老携幼“遮道泣留”,自发涌上街头为王仁堪送行,离任的人马几乎无法前行。随着车马缓缓移动,人们抓着车辕流泪跟行,以此表示无奈的不舍与挽留。此前,有士绅提出为王仁堪饯行,均被其婉言谢绝,与其花钱饯行,不如将所需开支赠与贫苦百姓。

  到苏州的王仁堪早已积劳成疾,但他一到任便每天到谳局(古代审理案件的机关)清理积案,“未两月,结七百余起”。1893年10月20日子时,他终于在终夜不眠的劳碌不堪中停下来休息,那一次再也没有醒来。调任苏州仅三个月的王仁堪就病逝于知府任上,享年四十五岁。

  总为苍生的王仁堪走了。猝不及防的噩耗从苏州传至镇江,“士废业,商罢市,野辍耕,无不唏嘘流涕,设位而祭。”人们没有想到三个月前扶车哭送竟是诀别。镇江府为王仁堪立了一块功德碑:策河者三,命农者三,建学校者三,既复揽英接秀吐握者三,政报三年,公署上上考而公且去;簪花第一,饮泉第一,守江山第一,故应捍患御灾治平第一,化先一郡,民皆皞皞如而民不庸。苏州人民敬其为“王苏州”,将其生前所作诗文、奏牍收入《王苏州遗书》和《王苏州遗书补编》。近代著名学者柳诒徵在《王苏州遗书补编·跋》中写道:“欲操笔而怆惘,不能下者久之。”

  总督刘坤一和巡抚奎俊慨叹良久,将王仁堪“以实心行实政,视民事如家事,卓然有古循吏风”上报朝廷。光绪诏允宣史馆为其立传。光绪初年规定,官吏死后三十年才可以请祀名宦,王仁堪破了先例。

  在沉潜肃穆的晚秋中,辚辚车马载着这位在任上倾尽一生的状元灵柩,一路颠簸从苏州运返福州。“志薄云霄不受解衣小惠,志伸廊庙何堪伴食虚名。”越过“虚名”的浮华,是他对家国百姓诚挚深厚的赤诚丹心!

 

作者:林丽钦

   分享到: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