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子站>网上展厅>特色栏目>史话趣闻

明初福州的那场战事

发布时间:2019-07-02 来源:福州晚报 字体:【大】【中】 【小】

  明太祖吴元年(1367)十月,朱元璋命中书平章胡廷美为征南将军、江西行省左丞何文辉为副将军,率师取福建,并以湖广参政戴德随征。之后,又敕征南将军汤和、副将军廖永忠率舟师自海道取福州。于是,以福州为战场,攻守双方展开了一场激烈的战斗。随后,明官方宣称:汤和克福州。

  《中国名人大辞典》记载:“汤和,濠(今安徽凤阳)人,字鼎臣,幼有奇志,嬉戏常习骑射,部勒群儿。及长,倜傥多计略。元末兵起,率子弟归郭子兴,后随太祖征伐,所至克捷,累功至御史大夫,追封东瓯王,谥襄武。和晚年益为恭慎,请解兵权,故能以功名终。”

  友定御敌

  当年,元守卫福州的是福建省平章陈友定。陈友定又名陈有定,字安国,福清人,从福清徙居清流。

  《明史纪事本末》卷六记载,他少孤,病头疮,佣于富室罗氏。常与当地的孩子一起到山上砍柴,并于山上布兵设阵为戏。罗氏东家奇之,要把女儿嫁给他。但女东家不肯,说:“头病郎足婿耶?”有一次,罗家的一只鹅不知跑到什么地方去,友定到邻家寻觅。适邻家夜梦有一只猛虎踞于门外。今见是友定,大喜,以为友定必是虎精转世,便再三要请友定吃饭。饭罢,与罗氏商量,招他为东床快婿。此后陈友定改习生理,但经常亏本,唯喜欢拳击,众人惮服。元汀州(府)判蔡公安先招募他为明溪驿卒,以其沉勇升黄土寨巡检,从讨延平、邵武诸山贼,皆闻风而平。于是,迁清流簿,又迁清流令。元顺帝至正十九年(1359),(农民起义领袖)陈友谅遣其将康泰、邓克明分别进攻邵武和汀州。陈友定迅速将他们打败了,于是升福建行省参政。之后,又升福建行省参政平章。当时,明军分水陆两路要取福州。因此,友定在福州城外皆筑垒为备,每五十步更筑一台,严兵守之。如在五虎山下筑营设寨,称“谷口寨”,俗称“陈友定屯兵处”,以重兵把守,俨如铜墙铁壁。

  汤和取福州

  陈友定以为,福州万无一失,又听说朱元璋命中书平章胡廷美为征南将军,已入杉关;乃留同佥赖正孙、副枢谢英辅、院判邓益一众二万人守福州。自己则率精锐沿闽江北上,坚守延平。

  所以,汤和攻取福州时,陈友定已赴延平前线去了。趁陈友定不在福州,汤和偕廖永忠、吴桢等人自明州(今宁波)乘东北风,不数日,奄至五虎门,驻师南台。民间传说,汤和请拏公拏婆为导引。据说,当时汤和见福州难攻,心中大怒,宣称入城后要“不留一人”。拏公拏婆不忍,与汤和相约道:“要我等为你们当导引,只求改一个字。”汤和说:“改十个字都行!”于是,拏公改了一个字,折好纸,秘密放在汤和的袋子里,并与其约好登岸后才能打开。到苍霞洲登岸时,汤和要大开杀戒。拏公说:“请慢,先打开袋子里的字看看。”汤和打开袋子,傻了眼——原来拏公把“留”字改成“杀”字,“不留一个人”成了“不杀一个人”。一言既出,驷马难追。不经意间,汤和成了个“大仁大善”之人。因此,福州百姓感其德,称此地为“洪武道”。洪武,明太祖朱元璋的年号。之后,又在洪武道旁建一座庙宇,供奉拏公拏婆。后来,当地人称此处为“换头街”,今谐音为“万侯街”。

  不过,这都是民间故事。其实,汤和攻取福州的战斗还是很激烈的。

  《明史纪事本末》卷六记载:“(汤和)遣人入城招谕,为元平章曲出所杀。大兵登岸,将围城。曲出领众出南门拒战。指挥谢得成等击败之。众溃,入城拒守。是夜参政袁仁密使遣人纳款。黎明,大兵蚁附登城,遂开南门。和拥兵入。邓益抿战于水部门,击杀之。正孙、英辅自西门出走延平。曲出、搭海木儿、杭者不花,左丞邓住中、中丞铁木烈思等皆怀印绶,挈妻子遁去。参军尹克仁赴水死。时佥枢栢铁木儿居官,闻大军攻城急,曰‘战守非吾得为,无以报国’,乃积薪楼下,杀其妻妾及两女,纵火焚之,遂自刎。”

  清《侯官乡土志》记载:“或云:(栢铁木儿)合门坐于楼上,妻妾缢死者六人,女十岁压以米囊而死。遂举火自焚焉。”“至汤和入省署,抚辑军民,获马六百余匹,海舟一百五艘,粮一十九万余石。”

  友定弃市

  明军陆路由胡廷美、何文辉等率师至建宁。福州战事结束后,汤和命指挥孙虎守福州,自己与廖永忠、吴桢等分取延平。“垂发,先遣使招谕友定。友定大会诸将,杀使者,取血置酒中盟诸将,慷慨饮之,誓以死报元。”

  其时,汤和大兵至延平,隔水而阵;又分一军渡水,攻其西门。友定战不利,归谓诸将:“敌千里远争,气锐,慎毋战。战徒杀吏士耳。吾墉山堑壑,蓄犀器,饱士,为持久计困之。”众曰:“善。”遂乘城守,日夜勒吏士击刁斗,被甲偶立,不得更番休息,守者怨甚。会诸将欲出战,友定不许。数请不已,友定遂疑其部将萧院判、刘守仁有揣二心。收萧院判杀之,夺守仁兵。守仁降,士卒多逾城走者。围十日,城中军局火炮声发,明兵疑有内应,急击破之。友定知事已迫,乃与枢密副使谢英辅、参政文殊海牙诀曰:“公等善为计,吾为元死耳!”坐省堂,按剑仰药饮尽。英辅与达鲁花赤、白哈麻具服,北向拜,自经死。文殊海牙、赖正孙等开门降。

  次年正月,明大兵入城。陈友定父子被押到南京,朱元璋面诘曰:“元已亡,若为谁守?杀我胡将军,又不纳使者,今何惫也。”友定愤怒至极,曰:“已矣,毋多谈,安得加我死乎!”遂并其子弃市。直到闰七月,闽地悉平。

  陈友定别业在福州大梦山之南、西湖之西,所以又称“西阪”。延袤里许,有山池之胜,因称“平章池”或“平章台”。清叶观国《榕城杂咏》诗:“西陂别馆碧湖边,小队时时载玉觞。国破家亡遗恨在,一池犹自属平章。”

 

作者:林国清 林荫予

   分享到: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