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子站>网上展厅>特色栏目>史话趣闻

孙中山的船政情缘与马尾港规划

发布时间:2018-06-01 来源:福州晚报 字体:【大】【中】 【小】

作者:林樱尧

笔者曾撰文论述孙中山先生参访马尾船政局的史实,涉猎不少文献资料,其中孙中山先生与船政的情缘,以及他对建设马尾港的规划蓝图,让笔者印象颇深。

  船政情缘

  船政创办,聘请洋员洋匠协助设厂造船。为确保“权操诸我”,开设了培养造船和航海人才的船政学堂。造船技术专业聘法国教员以法语教学,航海驾驶专业聘请英国教员以英语教学。为尽快提高航海专业学生的英语水平,船政大臣沈葆桢特意从广州、香港招聘了一批粗通英语的少年入学,以带动福州籍学生练习英语。首批入学10人,其中就包括后来成为船政轮船水师旗舰“扬武”号的管驾张成、马江海战英烈吕翰,以及著名的甲午战将邓世昌。在互学过程中,邓世昌与严复还结下深厚的同窗情谊。

  船政学堂连续在广东招生,引起有志青年的关注。孙中山出生于1866年11月,与船政是同龄人。1884年孙中山18岁,胸怀大志,报考了正在广州招生的船政学堂。不久中法马江海战爆发,船政厂房设施及学堂都遭法舰重炮轰击,毁损严重,办学也一度受影响。孙中山无法成行,后考入广州博济医院改学医术。可以说少年时的孙中山,对马尾船政就心有向往。

  孙中山在革命生涯中,与船政名流多有交往。严复主张“君主立宪制”,与孙中山革命学说政见相左,但不影响两人之间的相互推崇。1905年,他们俩在英国伦敦会面。晤谈中,严复仍强调“为今之计,惟从教育上着手,庶几逐渐更新乎”,坚持渐进式的改良救国主张。而孙中山则明确表示不同意:“俟河之清,人寿几何?”历史发展轨迹证明,改良维新无补于救国之急,但严复的“鼓民力,开民智,新民德”理论,也是切合中国国情的。孙中山尊重严复的改良理论,并不横加抨击,只是叹曰:“君为思想家,鄙人乃实干家也。”

  孙中山在领导辛亥革命,以及之后发动护法运动、反对北洋军阀复辟的斗争中,多倚重船政出身的海军将领,如黄钟瑛(民国首任海军总司令)、程璧光、杜锡珪等。他们都是孙中山革命的追随者。船政学子为孙中山缔造民国,实现共和的革命事业作出诸多重大贡献,令孙中山留有深刻印象。所以,孙中山在参访马尾船政局发表的演讲中,高度赞誉船政“足为海军根基”。

  孙中山对马尾首制中国航空工业也深有了解。1918年,马尾船政局创设海军飞机工程处,聘请留美归来的巴玉藻为工程处主任。海军飞机工程处创办之初,经费短缺,起步维艰,但在巴玉藻带领下,克服困难,制造出了我国第一架国产飞机。此际,孙中山也正大力倡导“航空救国”,在广州支持飞机制造。他知道巴玉藻处境艰难,拟派华侨飞行家杨仙逸来马尾看望巴玉藻,邀其前往广州工作。后因杨仙逸触雷遇难,未成此行。1923年,孙中山在上海接见了巴玉藻,对身为蒙古八旗后裔的巴玉藻家族在辛亥革命中遭到不幸,表示了深切的慰问;并诚邀巴玉藻前往广州制造飞机,提出要赠送其上海霞飞路一幢花园洋房。巴玉藻感激孙中山的知遇之恩,但立志在马尾发展中国航空工业。他以孙中山的“航空救国”为己任,不断创造出新业绩,直至1929年因病逝世。

  马尾之行

  1911年武昌起义爆发,孙中山领导的辛亥革命,终结了统治中国两千多年的封建帝制,建立了民国。1912年4月,孙中山以大局为重,辞去南京政府临时大总统职务,以振兴实业为使命。此前,他常年奔走于海外,对欧美的工业多有考察,认为要让中国工业之崛起,交通运输必须先行发展,其中铁路和海运更应优先建设。袁世凯虚情授他“全国铁路总办”之空衔。孙中山考察了武汉、上海各铁路状况。从上海返回广东之前,他又专程考察了江南造船厂,并决定南返途中,顺道考察已更名为福州船政局的马尾造船厂。

  笔者在《孙中山莅闽参访马尾船政局》一文中,着重记述孙中山在马尾的活动。1912年4月18日,孙中山乘“泰顺”轮从上海赴福州,4月19日中午抵达闽江口。随即,他在船政局派出的“元凯”号兵轮护航下,乘潮驶入马江。史学界有文章称,孙中山当天直抵福州,经多方考证不确。《福州港志》(1993年出版)明确记载,孙中山在福建省交通厅厅长、著名华侨领袖黄乃裳等闽省要员陪同下,当天下午仔细考察了闽江下流及马尾港地理形胜,当晚住宿船政局储材馆(船政局招待所)。次日上午才从左沈二公祠前的网(旺)岐海潮寺古道头,乘小甲板轮上福州,在仓山海关埕登岸。

  在福州,孙中山奔忙于一系列走访活动。4月21日午后,在台江汛码头登轮驶返马尾。孙中山及随员直接在船政局铁坪台(造船专用码头)上岸,参观了局内各重要车间和设施。当晚,船政局局长沈希南举行欢迎宴会,孙中山发表了要大力发展中国造船和海军的演讲,强调“要兴船政以扩海军,使民国海军与列强齐驱并驾,在世界称为一等强国”。孙中山的实业救国壮志,激起了一片热烈掌声。

  马尾港规划

  有了这次福州马尾之行,孙中山对马尾港深有了解。之后,孙中山致力于反对北洋军阀,在激烈斗争中,仍不忘工业建设。1917年至1919年,他撰写《建国方略》第二部分《实业计划》,规划了中国工业化的发展道路。在《实业计划》中,他专题论述港口建设,其中对马尾港的规划,详细且具体,期望值颇高。

  孙中山写道:“福建省城在吾二等海港中居第三位。福州今日已为一大城市,其人口近一百万,位于闽江之下游,离海约三十英里。此港之腹地,以闽江流域为范围,面积约三万方英里。至于此流域以外之地区,将归他内河商埠或他海港所管,故此港所管地区又狭于海州。所以以顺位言,二等海港之中,此港应居第三位。福州通海之路,自外闩洲以至金牌口,水甚浅;自金牌口而上,两岸高山夹之,既窄且深,直至于罗星塔下。吾拟建此新港于南台岛之下游一部,此地地价较贱,而施最新改良之余地甚多也。容船舶之锁口水塘,应建设于南台岛下端,近罗星塔处。闽江左边一支,在福州城上游处应行闭塞,以集中水流,为冲刷南台岛南边港面之用。其所闭故道绕南台岛北边者,应留待自然填塞,或遇有必要,改作蓄潮水塘(收容潮涨之水,俟潮退时放出,以助冲洗港内浮沙),以冲洗罗星塔以下一节水道。闽江上段,应加改良,人力所能至之处为止,以供内地水运之用。其下一段,自罗星塔以至于海,必须范围整治之,以求一深三十英尺以上之水道,达于公海。于是福州可为两世界大港间航洋汽船之一寄港地矣。”(《孙中山选集》上卷,第265页至第266页,人民出版社1957年出版)

  孙中山对马尾港的精细规划,基于他对马尾历史上海丝之路重要性的深刻理解。特别是郑和下西洋多从马尾港出发,先生对福州马尾的造船、航运和远洋贸易史实研究颇深。他的马尾港规划,应是振兴近代福州海丝之路的独到见解。但囿于时代局限,乃至时过境迁,孙中山当年的规划并未全面实施。然而他的宏伟规划,给后人以深刻的启迪,尤其是以实业振兴中华的建国方略,激励了一代又一代中国人。

   分享到: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