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子站>网上展厅>爱国主义教育

济南战役:毛泽东运筹帷幄打赢攻坚战

发布时间:2018-09-17 来源:中国档案报 字体:【大】【中】 【小】

引 言

  1948年9月,毛泽东在修改审定新华社拟于30日发表的社论《庆祝济南解放的伟大胜利》时特意加上,济南的攻克,“证明人民解放军强大的攻击能力,已经是国民党军队无法抵御的了,任何一个国民党城市都无法抵御人民解放军的攻击了”。济南战役是毛泽东和中共中央军委把秋季攻势引向战略决战的起点,周恩来后来说道:“三大战役的序幕是济南战役。”

毛泽东于1948年8月26日起草的中共中央军委关于济南作战应准备在最困难的情况下战胜敌人给粟裕、谭震林等的指示。 中央档案馆藏

攻打济南“有三种可能情况” 

  随着解放战争的进行,我人民解放军虽然夺取了原本由国民党控制的许多中小城市,提高了攻坚作战的能力,但还没有攻占国民党驻军10万人以上大城市的实践。当时,华北野战军包围了长春,华东野战军孤立了济南,华北军区第一兵团包围了太原。在这三座大城市中,攻占长春的条件更具优势,但毛泽东从战略全局出发,坚定而明确地要求东北野战军攻打锦州,放弃攻占长春的战略意图。与此同时,毛泽东和中央军委决定,将济南作为我军解决攻克大城市难题的突破口。

  济南是山东的省会,位于津浦铁路和胶济铁路的交会处。国民党军第二绥靖区司令官王耀武指挥正规军3个整编师9个旅和非正规军5个保安旅等10万余人,依托济南内城、外城和商埠构成基本防御阵地,并以东山和飞机场等坚固工事作为屏障,防御力量强大。

  1948年8月10日,华东野战军代司令员兼代政治委员粟裕等给中央军委发电报,提出了华东野战军结束雨季休整后下一步的作战方案。12日,毛泽东以中央军委名义复电华东野战军代司令员兼代政治委员粟裕、参谋长陈士榘等,并告华东野战军山东兵团司令员许世友、政治委员谭震林等,以及华东局、中原局,预计了济南战役三种可能的结果,提出攻济打援的初步设想。此后半个多月,中央军委与华野之间电报来往频繁,反复商讨具体方案。22日,毛泽东以中央军委名义起草一封急电,速告粟裕、谭震林、陈士榘、唐亮,指出:关于攻济及打援的作战计划由你们研究;关于作战时间,提议在9月15日以前完成有关攻城及打援的一切准备工作,15日左右开始攻城,阻援及打援部队15日以前进入指定阵地。

  根据中央军委的指示,8月25日至29日,粟裕在曲阜主持召开了济南战役作战会议。就在会议的第二天(26日),毛泽东以中央军委的名义起草电报再告粟裕等:济南作战应准备在最困难的情况下战胜敌人,预计有三种可能:“(一)在援敌距离尚远之时攻克济南;(二)在援敌距离已近之时攻克济南;(三)在援敌距离已近之时尚未攻克济南。”“应首先争取第一种;其次争取第二种;又其次应有办法对付第三种。”根据毛泽东的指示,华野前委几经商讨,最终确定了作战计划,并于8月31日上报中央军委审批。9月2日,毛泽东以中央军委的名义起草电报,复电粟裕等,作出明确批复:“完全同意八月三十一日电所提攻济及打援之整个部署。”这样,毛泽东从战略运筹到战役部署的方方面面,完成了对济南战役的基本决策。

准确预判 活捉王耀武 

  9月16日战役打响后,解放军攻城部队势如破竹,很快就从四面完成了对济南的包围。

  王耀武的部下吴化文,经过多名中共地下工作者的努力劝导、说服,最终认清了形势,于9月19日率国民党军两万余人起义。一直关注吴化文起义的毛泽东和中央军委,9月19日收到粟裕等人发来的电报后欣喜万分,次日,中央军委复电指示:应力争吴部引我入城,作为内应,共同解决王耀武。然而,吴化文起义并未让毛泽东放松警惕。21日,他致电粟裕等人:攻城第一阶段虽获顺利发展,但第二阶段可能须费大气力,千万不可轻敌。

  攻城部队勇猛神速和吴化文率部战场起义,使济南西部门户洞开,打乱了国民党军的防御部署,动摇了王耀武固守济南的信心。他原本打算率部突围,但蒋介石严令其坚守待援。王耀武为拖延时间,下令部队缩短阵地,集中兵力,以内城防御为主,固守城垣。

济南战役中,华东野战军第9纵队25师73团突破济南内城东南角。

  9月23日晚,华野攻城部队对内城发起总攻。内城是济南的军事核心阵地,城墙又高又厚,又有明碉暗堡。我东西两大集团在炮兵火力支援下,对内城发起突击。第9纵队25师73团在团长张慕韩的指挥下,击败国民党军“敢死队”多次反扑。我攻城集团各纵攻入城内后,即与守军展开逐楼、逐巷、逐街、逐点的争夺战。王耀武见势把指挥权交给参谋长罗辛理,自己化装逃跑。攻城部队最终攻进国民党山东省政府大院,罗辛理被迫投降,内城守军全部被歼,济南战役胜利结束。解放军在济南城内发布告示,与民“约法七章”,迅速控制了局势。

  早在9月20日,即济南战役开始的第5天,毛泽东就预计到王耀武会突围逃跑,他以中央军委的名义给粟裕等发电报指出:“吴化文起义后,我军进一步攻城达到最紧急情况之时,王耀武很可能率其死党突围,或向天津,或向青岛,或向临沂等处逃跑。你们在部署上,必须预先估计到此种可能情况,从各方面布置,勿使敌人漏网,以达到全歼目的。”22日,毛泽东又以中央军委的名义发电报,布置多层堵击力量。在我军的层层包围中,28日,乔装成难民的王耀武逃到寿光后被我公安人员活捉,至此济南战役画上了圆满的句号。

华东野战军攻城大军进入济南


  济南的攻克,在国民党统治集团内部和国际舆论界引起巨大震动。国民党高级将领杜聿明评论道:济南守军的被歼,“可以说蒋军的‘重点防御’计划已被击破”。美联社在9月26日评论道:“自今而后,共产党要到何处,就到何处,要攻何城,就攻何城,再没有什么阻挡了。”

中国人民解放军进入济南后发布告示,与民“约法七章”。 山东省档案馆藏

 

1948年10月15日,济南解放不久,为在解放济南的战役中牺牲的3764名烈士修建纪念塔一事就被提上日程。1949年6月,毛泽东亲笔为纪念塔题词。1968年初,镶有毛泽东题词的济南革命烈士纪念塔终于耸立在四里山顶,这座山也因此有了一个光荣的名字——英雄山。


 

   分享到: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