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子站>档案新闻>业界动态

四川:为每项改革方案建立落实档案

发布时间:2018-12-06 来源:档案局 字体:【大】【中】 【小】

“让老百姓有切身感受的改革事项有哪些?”“有没有具体成效?”“这些改革事项推进难点在哪儿?”……3个小时,20个问题,来自财政、国土、经信等多部门的相关负责人被密集询问。这发生在四川省委改革办督察组开展的一次“查账式”督察中。

四川建立了“清单式”督察制度,为每个改革方案建立“落实情况档案”,对具体改革事项全程跟踪、定时督察、动态销账。具体督察情况如何?发现了哪些真问题?如何让基层把更多时间用到抓工作落实上来?记者进行了采访。

一改革一台账,清单式督察定时跟踪、逐一销账 

“有多少国企上交了负责人薪酬制度改革的报告?”“其余的为什么不报告?是不是还没启动?”为推动省内的国企薪酬制度改革,四川省委改革办对省人社厅的相关材料进行检查翻阅。

翻开四川省委改革办“督察计划表”,每一项改革方案的出台时间、所属专项小组、是否年内要完成销账等信息一目了然。

为防止“选择性改革”,中央深改会议审议通过新的专项改革方案后,四川省委改革办会在3天内发出对接督办通知,由专项小组组织制定四川对接方案。

如何确保改革任务顺利推行?“2016年,四川建立了清单式督察制度,为每个改革方案建立落实情况档案,定时督察、动态销账。”四川省委改革办督察处处长胥树伦介绍,清单式督察包括年中集中督察、年底全覆盖绩效目标考核以及常态化督察。督察中,针对每个方案的具体改革事项,均按照“已完成”“已启动未完成”“未启动”3个类型逐一评估,一项改革方案只有在具体改革事项全部完成的情况下,才能向省委深改部门提请销账。

“督察不仅是看进度,还要查找问题。”四川省委改革办相关负责人介绍,实地督察结束后,将把督察情况反馈给牵头责任部门,如果方案落实在完成进度、推进办法等方面问题突出,将责成牵头责任部门制定整改措施;属于省领导直接抓落实的专项改革方案,将同时报省领导。“一个方案建立一本台账,每本台账都有硬任务、硬指标、硬考核。”该负责人表示,每年列入台账的改革任务,都全部实现按期销账。

借力信息平台,既听其言,又观其行、查其果 

记者在调研中了解到,不少地方创新方式,借助信息化平台,改革督察既听其言,又观其行、查其果。

近年来,四川支持小微企业、服务实体经济的金融政策频频出台。2016年底成立的四川新网银行是全国第七家民营银行,也是四川省首家民营银行。“这是平台化、市场化运营的科技金融服务模式在全省推广的效果。”西南财经大学经济学院博士生导师刘璐介绍,科技金融服务改革是四川去年总结的21条全面创新改革试验经验之一,极具推广意义。

“改革督察的一项重要任务就是及时发现改革创新和重大成效。”胥树伦告诉记者,目前已建立了信息化网络平台,实现对改革事项的清单分解、网上督办、动态管理,不仅可对改革进度、方案落实等进行监控,也可对改革经验进行推广,对相关信息进行共享。

在四川省委改革办的电脑上,打开信息平台,就可以看到设立的8个子平台,涵盖了改革对接、推进、监督、推广等全流程。所有改革任务被分解到全省60多个部门、市州,每个具体改革事项都明确列出责任部门、联系人。只要轻点鼠标,每项改革的进度就会显现。

“这个平台让专项小组、省直部门、市州的各改革事项在统一的体系下运转。”四川省委改革办相关负责人说,“平台将责任落实到单位、个人,并且倒排工期,如果没有在规定时间完成,或者没有按质量要求完成,平台上都会显示,哪个部门的改革任务没落实,全省都会知道。”

很多改革都涉及众多部门,没有信息化平台的统筹,可能就会成为“一锅乱炖”。四川省国土资源厅负责实施城乡建设用地增减挂钩改革试点,而这项工作涉及省委农工委、省农业厅、林业厅、住建厅等多个厅局以及众多市州、县区。“依靠信息化平台,改革被分解为13个子项,每一项都对应具体的责任单位,每个单位的进度都有相关负责人‘盯梢’,而且兄弟单位都能看见,这就进一步促进各单位推进改革。”省国土资源厅负责人说。

聚焦解决问题,发现进一步推进改革的突破口 

督察要在发现问题、解决问题上下功夫。记者采访发现,在改革督察过程中发现的问题,往往非常具有典型性,是进一步推进改革的破题点、突破口。

“四川是水电大省,电力体制改革的红利会非常丰厚。”四川川能智网公司总经理陈庆文告诉记者,电力改革打开了广阔的能源数据服务市场,将带来万亿级的市场体量,通过为客户提供售电服务、能源在线监测和负荷预测等能源管理综合服务,不仅能有效节约工商业能耗,而且有利于促进工业化与信息化的深度融合。

然而,四川省委改革办通过督察发现,国家2015年就出台了电力体制改革的文件,去年在四川真正落地后,在改革推进中却难以获得更大的突破和进展。省委改革办相关部门负责人说,有的重大改革举措因为配套政策、编制体制和保障措施跟不上,改革难以彻底推进。比如,电力体制改革具体细化的实施细则还在不断制定完善,电力投资、电力调度、电力价格管理和市场监管等职能归属不同部门,需要进一步加强改革的统筹协调力度才能真正释放电改的红利。

此外,通过督察了解到,法律的缺失,尤其是上位法的缺失,也为改革推进带来了一定难度。四川在西南交大试点的职务科技成果权属混合所有制改革,在全国高校中曾引起广泛关注。这项改革的核心在于,分割现有职务发明专利权给发明人,以知识产权激励发明人转化科技成果。然而这一举措与现行专利法第六条有一定冲突,导致部分高校、科研院所推进改革心存顾虑。

“督察发现,如果相关法律不能有所突破,一些改革的推进将很艰难,改革涉及的群体也很难受益。”四川省委改革办相关负责人说,以四川农村产权流转改革为例,目前农村产权流转交易与我国的现行法律法规和政策存在冲突,比如土地管理法、物权法中关于“集体土地出让、转让或出租”“抵押担保”的有关规定,就制约了农村产权流转交易市场建设,确权颁证后,按照现行法律,农民享受到的改革成果将十分有限。“在改革督察中发现的问题,有一些是进一步改革的破题点和突破口,只有打破条条框框,才能将全面深化改革向纵深推进。”该负责人说。

   分享到: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