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子站>档案编研>档案史料

焦作煤矿工人大罢工

发布时间:2021-12-13 来源:《中国档案》 字体:【大】【中】 【小】

    1925年7月8日,为声援上海五卅运动,焦作煤矿工人举行了声势浩大的反帝大罢工。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持续8个月的罢工取得了全面的胜利。1926年2月24日—3月2日,英商福公司与煤矿工人在河南焦作道清铁路局举行第三次谈判,签订了反映工人复工条件的《焦作煤矿工人罢工条款》(以下简称《罢工条款》)。《罢工条款》原件长1.7米,宽25厘米,18折,108列,12条内容,行楷手书,中英文双语稿本,现珍藏于河南省档案馆。《罢工条款》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焦作煤矿工人罢工的胜利成果,也是反映河南早期工人运动的珍贵文献。

《焦作煤矿工人罢工条款》(部分)


罢工条款

 

《罢工条款》,其主要内容有:一是要求福公司默认工会有代表工人之权。福公司不得无故或因此次罢工开除工人。所有罢工工人,一律恢复原有工作。工人的解雇、更换或招录须函告工会,由工会代表工人主张相关权益。二是要求福公司资助25000元大洋,接济因罢工所受直接损失者,并在复工一个月内付清。三是对工人工资增资、工作时间、加班费用、工人休假、假日工资等方面的约定。四是工人因工受伤应得到免费医治,所有工人因工受伤以致完全残废或死亡者应发放抚恤金。五是要求职员、工头、工人应一律平等待遇,革除以前所有剥削、压迫工人,无端扣除工资等处罚工人的弊端。六是要求在焦作李封、王封等处建筑工人宿舍、提供用电及用水。

福公司代表约翰·康德、福公司工人代表吴光荣、修武县知事冉廷宾、焦作警察局长郭管卿等各方代表及见证人12人亲笔签字,即生效力。其中福公司煤矿工人代表吴光荣,是从安源煤矿派往焦作煤矿领导罢工的中共党员,这体现了中国共产党在焦作煤矿工人反帝大罢工过程中的领导作用,充分证明了工人阶级不断壮大,并逐步走上政治舞台,成为中国共产党可以紧紧依靠的坚强力量。

《焦作煤矿工人罢工条款》签字页


背景与经过

 

焦作煤矿是福公司在河南开办的具有侵略掠夺性质的外资煤矿,从1898年《议定河南开矿制铁以及转运各色矿产章程》签订之日起,就引起河南各界强烈抵抗。福公司与地方政府、民窑主、乡绅、村民的矿案纠纷旷日持久,福公司工人内争权益、外争主权的斗争始终没有停息过。1915年,福公司与民族资本中原煤矿股份有限公司合作成立福中总公司,从此,焦作煤矿工人深受帝、官、封三重压迫,社会地位低下,劳动强度大。当时,焦作煤矿实行的是包工制,矿工每天工作10~12小时,工资每月高的4.5元,低一些的2元多,还会被包工头以种种形式盘剥克扣。辛亥革命后,福公司煤矿工人因经济和待遇问题举行过多次罢工。1914年2月18—26日,因福公司降低工资、裁减工人,曾有工头和矿工5000多人罢工。1923年2月4日,道清铁路工会为声援京汉铁路工人举行同情罢工,罢工组成工人纠察团,发布命令,征发车辆,并一度占领道清铁路管理局办公大楼,使道清铁路陷于瘫痪。这次罢工虽遭挫折,但坚持“九日之久,后京汉五日才恢复工作”。焦作煤矿工人在长期的抗争中积累了丰富的斗争经验。

焦作煤矿是北方产业工人比较集中的地区之一。伴随着福公司在焦作煤矿的生产规模不断扩大,到了20世纪20年代初,焦作煤矿的矿工已有20200人,其中福公司约9000人、中原公司11200人。产业工人的集中、社会地位低下性质成为中国共产党的天然依靠,成为发展党组织和党员的阶级基础。

1925年5月30日,日、英帝国主义在上海制造了骇人听闻的五卅惨案,激发了焦作矿工蓄之已久的反帝情绪。6月4日,福中矿务大学(源于福公司1909年开办的焦作路矿学堂)及中学班成立了组织委员会,议定罢课事项。6月14日,各校各团体六七千人举行游行,夹道围观市民达二三万人。6月15日上午,焦作工商、学界在福中总公司西首之大广场召开公民大会,市民及工商界到会一万多人,矿务大学代表王式乾宣布雪耻条件九条,商店门首均贴有“经济绝交”“坚持到底”等字样。6月21日,福公司经理堪锐克慌忙从北京赶到焦作,故作姿态,解除了令中国人憎恶的印度巡捕的武装,以避免冲突。

7月5日,共产党员罗思危在焦作扶轮小学召开各界积极分子会议,决定次日开始罢工。7月6日,福公司的厨师、花匠、杂役等200多人在崔长永、冯金堂的带领下率先罢工,致使矿区英国人无法正常生活。7月8日上午,各界万余群众奔赴李封二郎庙集会。罗思危同志在大会上激情演讲,号召工人、学生、商人、市民团结起来,实行反帝总罢工。7月9日凌晨3点,象征罢工开始的汽笛声划破了黎明前的夜空。5个锅炉同时熄火、电灯失明、绞车停转,王封煤矿工人数千人肩并肩、手挽手,涌上街头,呼喊:“打倒帝国主义!”“为上海死难同胞报仇!”口号。由此,福公司焦作煤矿工人开始总罢工,焦作全市学生总罢课,商人总罢市。罢工运动达到了高潮。

伴随着罢工的开展,在党的领导下,焦作煤矿工会和焦作厨司工会相继成立,并且颁布了《焦作煤矿工会章程》。7月12日,他们又补发了《焦作煤矿工人罢工宣言》。在这份宣言中,明确提出:“在沪案未彻底解决以前,即帝国主义未有打倒,一切不平等条约未有废除,工人胜利未有把握之日,我等誓不丝毫妥协,恢复工作。”

自7月中旬,焦作煤矿工人罢工取得了全国铁路总工会、河南援助沪汉惨案会、天津各界沪案互援会等全国各界的声援与支持;中原煤矿公司、六河沟煤矿公司等妥善安排失业工人;开滦煤矿工人拒绝福公司向他们提出的借调人员和设备到焦作的请求;上海《申报》、北京《晨报》、天津《大公报》、开封《新中州报》等连续报道焦作煤矿工人罢工的情况,号召全国各地人民募捐,从政治上、经济上、精神上支援焦作煤矿工人坚持罢工。

焦作煤矿大罢工沉重打击了福公司。7月中旬,其职员由于“被截断食水供应,并禁粮食售与”,被迫撤离焦作。总经理堪锐克向北京临时执政府外交部递交《堪锐克备忘录》,希望政府调停,保护其财产并恢复煤矿生产。并采用各种手段散布谣言,图谋复工。

10月22日,焦作煤矿工会发表了《河南焦作煤矿工会宣言》,即所谓复工条件二十二条,为斗争指明方向,为复工谈判打下了基础。

1925年11月,焦作煤矿工会和福公司在焦作道清铁路局举行首次复工谈判。修武县县长冉廷宾主持,穆祥顺、吴光荣、冯金堂、郭玉山作为工人代表提出复工最低条件,因福公司拒不答复,谈判陷入僵局。

1926年2月初,复工谈判转移到北京外交部。据工人代表穆祥顺回忆,谈判在东皇城街林实公馆举行,由北洋政府外交部交际处长、河南特派交涉员林实主持。福公司代表坚持“先开工,后谈判”,工人代表坚持“谈判好,再复工”,林实提出折中办法“边谈判、边复工,谈判完成,全面复工”。工人毫不妥协,林实无奈表示,罢工、复工是企业内部事情,让双方回地方协商解决。第二次谈判仍以工人的坚持无果而终。

1926年2月24日—3月2日,第三次复工谈判回到焦作道清铁路局举行,由修武县知县冉廷宾主持,此次福公司不得不答应工人提出的复工条件,签订《罢工条款》。同时,沁阳、修武两县代表也向福公司提出《沁修地方条件》,主要内容是:福公司尽量容纳焦作煤矿工会和厨司工会的各项条件;取消不平等不合理条约;保护土窑;担负焦作矿务大学经费以及捐款办理当地公益事宜等。3月6日,焦作煤矿工会隆重举行复工仪式,至此,持续8个月之久的罢工取得全面胜利。

3月13日,毛泽东在《中国青年》上发表《中国社会各阶级分析》,文中给予焦作煤矿罢工和这一时期全国各地罢工运动以极高的评价:“四年以来的罢工运动,如海员罢工、铁路罢工、开滦及焦作煤矿罢工……就可知工业无产阶级在中国革命中所处地位的重要。他们所以能如此,第一个原因是集中……第二个原因是经济地位低下。他们失了生产手段,剩下两手,绝了发财的望,又受着帝国主义、军阀、资产阶级的极残酷的待遇,所以他们特别能战斗。”

 

胜利的原因及影响

 

焦作煤矿反帝大罢工时间之长、影响之大,成为中国共产党领导工人运动的成功案例。早在1922年6月,李大钊委派共产党员童昌荣为道清铁路特派员,领导道清铁路工人运动。1922年8月,焦作铁路工人首先组织了道清铁路工人俱乐部(工会),煤矿工人也加入其中。五卅惨案后,一批经验丰富的共产党员,如罗思危、刘昌炎、吴光荣、朱锦堂等人被派往焦作,成立“焦作各界沪案后援会”,组织工人积极分子,创办工人夜校,宣传发动进步学生,深入到英商华人夫役中广交朋友发动募捐,有序地组织罢课、罢市、罢工。罢工开始后,焦作煤矿总工会成立,此后又联合道清铁路工会、厨司工会等,建立了焦作总工会,在此基础上成立了焦作第一个党组织—中共焦作支部干事会,由罗思危任书记,刘昌炎任委员,领导工人罢工。在复工谈判过程中,中共中央北方区委对罢工及时指导。1926年2月初,中共北方区委书记李大钊派陈毅同志接见了焦作煤矿工人代表,对复工谈判作了重要指示:北伐战争即将开始,为了适应这种新的斗争形势、保存焦作煤矿的革命火种、迎接将来必然出现的新的更艰巨的革命斗争,决定调整罢工策略,准备有领导、有组织、有条件的复工。

焦作煤矿反帝大罢工的胜利,沉重打击了英帝国主义在中国的侵略气焰,英商福公司的生产一度陷入停工状态,在以后7年中一蹶不振。在罢工斗争实践中,工人群众的觉悟得到提高,冯金堂、崔长永、林壮志、李鸣秋、穆祥顺、关永福、吴会治等一批积极分子被发展为中共党员,他们逐渐走上政治舞台,成为革命和建设的核心力量。罢工孕育了“特别能战斗”的红色基因,诠释了工人阶级是我国的领导阶级,是先进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的代表,是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主力军。 

 

 

作者:李宝玲 单位:河南省档案馆

分享到: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