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子站>档案编研>档案史料

中国历史上的第一批留美幼童

发布时间:2019-09-10 来源:档案局 字体:【大】【中】 【小】

    这是一张来自140多年前的老照片,从照片上看起来胆怯呆板的孩子,却是中国历史上第一批由政府派出的留美幼童,很多人的名字人们耳熟能详:京张铁路总工程师詹天佑、民国第一总理唐绍仪、北洋交通总长梁敦彦、北洋大学校长蔡绍基……

    远航出国 探寻西方 

    这个故事得从一次远航说起。1872年8月11日,在上海港口,一艘蒸汽驱动的新式轮船正准备起航。这艘大船上载着30名孩子,他们要在船上生活25天才能到达大洋彼端的美国,并寻“求洋人擅长之技,而为中国自强之图”。

    出发前,这群10岁到15岁的孩子们留下了一张合影。对于这些未曾进过县城的孩子而言,照相显然是一件极其隆重的事情。他们站在轮船招商局大门前,身穿宽大崭新的长袍马褂,头戴瓜皮帽,动作僵硬,表情呆滞,乍一看像一群木偶。其实,这些孩子们的内心对这个“黑匣子”极为好奇,但由于所受教育的影响,他们压抑着情绪。孩子们怯生生地站在“黑匣子”前,用最郑重的方式完成了对故乡的告别。照片上还呈现了这样一个细节:最后一排右上角的孩子,虽然表情严肃,手里却握着一把折扇,显然是在努力摆出优雅的公子形象。一张看似普通的照片, 却留下了这个古老民族西学东渐最初的端点,开始了未知命运的航行。要说未知,也不尽然。只是不同于20世纪初的留日热潮,这些留美幼童的父母除了听到多为“西方野蛮人,会把他们的儿子活活地剥皮,当怪物展览赚钱”的传言外,还早与清政府签下了“倘有疾病生死,各安天命”的契约。此时,62岁的武英殿大学士、直隶总督曾国藩正努力营造着“师夷长技以制夷”的治国梦,并不断与朝内的保守势力纠缠和博弈着。

    在其后的3年里,又有90名留美幼童,分三批抵达美国。短短的几年里,他们以惊人的速度克服语言障碍,成为就读学校中最优秀的学生。其中有一位叫黄开甲的幼童,他先后就读于美国康涅狄格州的哈特福德西部中学和哈特福德公立高中,并以全优的成绩考入耶鲁大学继续完成本科学习。在高中毕业典礼上,黄开甲代表那一届的毕业生发表了毕业演讲。他精彩的演说和过人的语言才华被哈特福德当地的报纸争相报道。留美幼童慢慢地褪去了最初的呆板,逐渐融入美国的校园生活,他们参加各类体育活动,经常出没于篮球场和足球场上。詹天佑等人还组织了棒球队,在不少比赛中取得了好成绩,这也是中国最早的棒球队。以留美幼童为主组建的耶鲁大学划船队,还曾多次击败了哈佛大学划船队。 

    在“中国留学生之父”容闳撰写的《西学东渐记》里,这样记载了留美幼童:“此多数青年之学生,……且习与美人交际,故学识乃随年龄而俱长。其一切言行举止,受美人之同化而渐改故态。……况彼等既离去中国而来此,终日饱吸自由空气,其平日性灵上所受极重之压力,一旦排空飞去,言论思想,悉与旧教育不睦,好为种种健身之运动,跳踯驰骋,不复安行矩步。”

    意气风发 归乡报国 

    1881年的一道旨令从中国通过越洋电报送达位于美国的留美事务局:所有幼童一律撤回国内。这一决定是清政府保守势力与美国排华法案共同作用的结果。随着曾国藩的去世和李鸿章的失意,留学事务局终于承受不住国内外的巨大压力,安排幼童分批从美国撤离,返回那个久别的、概念里已经模糊的故乡。

    经过9年的时间,当初的幼童早已成长为大男孩。在回国的路上,男孩们途径旧金山,进行了在美国的最后一场棒球赛,将青春身影定格在异国。照片上的男孩们已然不是1872年的呆滞模样,他们脸上充满了胜利的喜悦,洒脱的姿势与新潮的棒球装,有一种意气风发的豪情。在国外的所学所见,使他们充满自信,并准备用自己所掌握的知识,回国一展身手。

   然而,这个积贫积弱的古旧帝国却未完全做好迎接这批留美学生的准备。他们回国后即遭到社会的谴责,当时的《申报》写道:“国家不惜经费之浩繁,谴诸学徒出洋,孰料出洋之后不知自好,中国第一次出洋并无故家世族,巨商大贾之子弟,其应募而来者类多椎鲁之子,流品殊杂,此等人何足以与言西学,何足以与言水师兵法等。”意识形态僵化的晚清社会不仅对西方文明培养出来的人才有着明显的不信任,而且还更固守着出身世家弟子方可为器的迂腐思想。最后,清政府草草安排了这些留美学生的工作:第一批返回学生均被送入电局学传电报;第二批、第三批学生由当时中国的新式企业如福州船政局、上海机器局留用23名外,其余50名分赴天津水师、鱼雷局等处当差。

    1884年8月23日,中法马江海战爆发,仅27秒,福建水师的旗舰扬武号就被击中右舷尾沉没。当时,在船上参战的留美学生黄季良也阵亡了。马江海战爆发前的一个月,他曾写信告诉父亲,“男亦知以身报国不可游移胆畏”,但“无刻不思亲,想亲思男愈切也”,并附自画像一张以慰侍奉之心。谁曾想这张画像成了儿子留给父亲的最后记忆。倒在黄季良身边的还有留美学生薛有福,1884年本应是他在麻省理工学院的毕业之年。此次战役,留美学生中共有4人牺牲。

    不管与这个社会有怎样的冲突,这批留美学生还是迅速适应起来。他们把剪短了的头发留起来,脱掉的长衫穿回来。最终,这批学子熬过艰苦的晚清末年,在民国初年获得了荣耀……

    唐绍仪是留美学生的一员。民国初年,他的思想立场向民主共和方面转变。后来,唐绍仪经黄兴、蔡元培介绍,由孙中山监誓,加入了同盟会。当酝酿新政府总理人选时,他得到众人的推选,成为中华民国第一任内阁总理。出任总理之初,唐绍仪抱有极大的政治抱负。他勤于公务,注重办事效率,使政府呈现一派新气象。1912年3月,唐绍仪到南京组织新内阁,4月迁往北京。他挑选宋教仁、蔡元培等同盟会骨干成员进入内阁,担任农林、教育、工商总长。随着袁世凯野心的暴露,独揽大权破坏《临时约法》,唐绍仪“彻悟袁之种种行为,存心欺骗民党”,愤然辞职。

    1936年,这些自称“boy”的老者坐在照相机前留下了他们最后聚会的影像。当年的120人仅余11人,他们有的把青春留在了中法战争、甲午战争的枪炮中,有的在政治斗争中失去生命……

    原载于《中国档案报》2019年9月6日 总第3422期 第二版

 

   分享到: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