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子站>档案编研>档案史料

1953年沈阳市民隆重公祭志愿军三烈士

发布时间:2019-04-04 来源:档案局 字体:【大】【中】 【小】

   位于辽宁省沈阳市北陵公园东侧的抗美援朝烈士陵园,长眠着许多在朝鲜战场为国捐躯的中国人民志愿军烈士,其中包括特级战斗英雄黄继光、一级战斗英雄邱少云和一级战斗英雄孙占元。辽宁省档案馆馆藏档案资料记录了1953年沈阳市为三位烈士举行隆重的公祭仪式及追悼大会的场景。

 

抗美援朝烈士陵园内的黄继光、邱少云、孙占元烈士墓 

英雄魂归祖国 

    1951年8月,抗美援朝烈士陵园落成。12月3日,沈阳市政府颁布《沈阳市烈士陵园革命烈士灵柩安葬暂行规定》。《规定》第一条明确:“凡中国人民志愿军、解放军及其他直接在朝参加抗美援朝战争之团(或相当于团)以上干部,或由军(或相当于军)之领导机关批准的特等英模牺牲病故者,得依本条例之规定入园安葬之。”

    1953年2月26日晚8时20分,在朝鲜战场壮烈牺牲的特级战斗英雄黄继光、一级战斗英雄邱少云和一级战斗英雄孙占元三位烈士的灵柩运抵沈阳。东北军区政治部主任莫文骅,东北军区政治部秘书长任允中,东北行政委员会秘书长周秋野,治丧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孙力馀、委员王俊峰以及沈阳市各机关单位代表到车站迎接。运送烈士灵柩的火车到达沈阳南站后,各界代表肃穆恭谨地把烈士灵柩抬到灵车上,莫文骅、孙力馀等扶灵走出站台。三位烈士的灵柩运送到沈阳市区后,暂时停放在二纬路与三纬路之间的广场上。此前,沈阳市政府成立了以副市长焦若愚为主任委员的治丧委员会,负责祭奠活动和悼念仪式的组织工作。治丧委员会决定,从3月3日起,连续3天举行公祭,组织沈阳市各机关、单位工作人员及各界人士前往吊唁、祭奠。

    中共中央东北局机关报《东北日报》对公祭活动进行了详细报道:“1953年3月2日,一场春雪降落在沈阳,已经转暖的天气又冷了起来。但在第二天,像流水一般的人群,依然踏着积雪,冒着寒气,抬着花圈,胸戴白花,纷纷前往祭奠中国人民志愿军战斗英雄和功臣黄继光、邱少云、孙占元三烈士……”设在广场的灵堂内挂着3位烈士的遗像,在无数的花圈中间并排放着烈士的灵柩,灵堂周围挂满了各界群众悼念烈士的挽联。公祭在低沉的哀乐声中开始。沈阳市房地产管理局局长张杜宇代表参加公祭的沈阳市政府各单位工作人员致悼词。悼词写道:“敬爱的烈士们!你们的英雄事迹,表现了中国人民志愿军的高度爱国主义与国际主义精神,这是中国人民志愿军的光荣,全世界爱好和平人民的光荣!你们永远活在人民的心里,你们没有死,你们的光辉事迹将永远鼓舞着我们奋勇前进!”接着,参加公祭的全体人员宣誓:化悲痛为力量,响应党和国家的号召,以更大的力量支援抗美援朝取得完全胜利,以更大的力量投入国家各项建设。

    3月6日上午8时,沈阳市隆重举行黄继光、邱少云、孙占元三烈士追悼大会,各界代表及市民22000余人参加。《东北日报》关于追悼大会情况的报道写道,当日凌晨3时刚过,就陆续有人到达会场。7时许,在尘沙扑面的狂风中,中共中央东北局驻沈阳机关的首长,沈阳市党、政机关和群众团体的负责同志,各民主党派的代表以及工人、学生、市民和少数民族代表等齐聚会场。东北行政委员会副主席高崇民致悼词,称赞黄继光、邱少云、孙占元三位烈士“是中国人民志愿军无数可歌可泣的英雄人物的代表”。悼词写道:“他们为了祖国以及世界和平流尽了最后一滴血,真不愧为祖国的优秀儿女。三位烈士的自我牺牲的英雄气魄是我们中国人民志愿军的光荣,是中国人民的光荣,也是全世界爱好和平人民的光荣。”追悼大会结束后,以乐队为前导,手执花圈、挽联的送殡者排成长长的队列,随灵车前往抗美援朝烈士陵园。灵车路过之处,附近居民肃立两侧默哀……

烈士的最后时刻 

    在沈阳各界为黄继光、邱少云、孙占元三烈士举行公祭期间,《东北日报》以大量篇幅报道了他们英勇牺牲的过程和英雄事迹,再现了烈士牺牲前最后时刻的画面。

    《东北日报》报道:1952年10月19日晚,黄继光所在的第2营奉命向上甘岭右翼597.9高地反击,必须在天亮前占领阵地。敌军设在山顶上的集团火力点压制住志愿军反击部队不能前进,第6连发起五次冲锋,未能摧毁敌军火力点,一个又一个战友倒下去。这时离天亮只有40多分钟了,黄继光提上手雷,带领两名战士向敌军火力点爬去。当离敌军火力点只有三四十米时,一名战士牺牲,另一名战士负重伤。黄继光的左臂被打穿,血流如注,他忍着伤痛前进。在距敌军火力点八九米远的位置,黄继光将手雷接连投出,火力点被炸毁了半边。这时,黄继光身边已无弹药,他顽强爬向残存的火力点,直冲着狂喷火舌的枪口,挺起胸膛,张开双臂,扑了上去,用生命为部队开辟了胜利前进的道路。战斗结束以后,战友们在黄继光身上找到9个机枪子弹射透的洞口。

    《东北日报》以《伟大的战士邱少云》为题报道了一级战斗英雄邱少云的事迹。文章写道:1952年10月11日,邱少云和他的战友潜伏在离敌人阵地很近的一片茅草中,等待第二天傍晚发起战斗。12日上午11点钟,敌人发射的一颗燃烧弹突然落在邱少云身边,烧着了他身上的野草。邱少云为了不被山顶的敌人发觉,任凭火焰蔓延到全身,也没有爬起来扑灭火焰。他忍受着难以想象的疼痛,向身边的战友李士虎说:“胜利是我们的,但是我不能完成爆破任务了,这个任务交给你去完成吧!”说完,邱少云的身体更紧地贴近草丛,直到牺牲。

    《东北日报》还刊登了新华社记者采写的报道《孙占元和易学才》。在上甘岭战役中,我军转入坑道作战以后,一个营的敌人在我军野战工事上方垒起一连串火力地堡。突击排长孙占元带着突击排的战士冲出坑道,准备炸毁敌人地堡。当他们距敌人地堡仅100米时,4个地堡里的16挺机枪发射出密集火力。战友易才学炸毁敌人的3个火力点后,被震昏过去。孙占元的双腿被打断了,他从血泊里挣扎着爬向易才学躺着的地方。清醒过来的易才学拿出救急包就为孙占元包扎,孙占元命令易才学:“先不要管我,你马上去爆破敌人的地堡,我来掩护你!”易才学迅速向前爬进,孙占元在他身后猛烈地和敌人对射,吸引敌人的火力,掩护战友。最后,孙占元用手榴弹炸死了迂回上来的7个敌人,自己与敌人同归于尽。

    原载于《中国档案报》2019年4月5日 总第3356期 第三版

   分享到: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