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子站>档案编研>档案史料

铁血男儿笔中情

发布时间:2019-01-28 来源:档案局 字体:【大】【中】 【小】

樟、榕二兄: 

    弟自事变后,毅然走出饥寒的家庭,参加了人民的子弟兵——八路军,将近九年光景,因不瞭(了)解咱乡的社会情况,未敢冒(贸)然写信,恐信到家后引起不幸之事件(过去曾以做生意为名与家寄信两封,均未见回音)。 

    咱家的情景,我是想像(象)到的,尤其想到在贫苦的日子里熬煎着的苦命的双亲,及年迈的祖母,他们也……我不敢往下想。哥哥,你们会意味到我没有直接给二老写信的意思吧。 

    由于旧社会制度的黑暗,而造成我们连年不能翻身的贫困。我们应认识,这并不怪我们的命运不好,也并不是上帝的安派(排),这只不过是自己骗自己,自己安慰自己的说法。我不相信我们生来就是要受苦的,难道我们就不会享福吗?!我们如果还一味的迷信、糊涂,还在祈祷、依赖上帝,埋怨命运,那就成了笑话了。我们还是要自己跌倒自己爬,要听民主政府的话,始终跟着人民的救星——毛主席走。 

    灾难深重的中国少衣无食者,不仅咱一家,弟这几年来正是为了自己,为了这饥寒的一群,奔波奋斗。而当这和平建设时期,弟将更努力,为群众服务,为新社会服务,一(以)待更进一步、更彻底的完成民主和平改革的大业,而能得到巩固,那是我的光荣,是父母的光荣,是群众的光荣,也是新社会的光荣。 

    回想当初,从家门走出,在途中独行的我,心中是怎么兴奋,但又是如何悲伤啊!爹娘呀,你这刚能扎翅远飞幼稚的孩儿,从此就不能顾念到你们了。哥哥呀,我对爹娘应敬的一切,也完全交付你们了。 

    入伍初期,思家心尤切。一天正在念着父亲这几年来体衰面瘦,显然是由于长期负着咱一家生死重担,常受饥寒威胁而苦愁所致。正在沉默思念,适逢父亲从遥远的家乡,在兵马荒乱中冒着一路艰险,在昔阳之皋落镇与我见面了。 

    父亲深锁着愁眉,睁着一对深深的大眼看着我,但又说不出什么来。我突然感到了一种说不出的伤惨,但是父亲内心的悲哀,又是怎么样呢? 

    第三天,我送父亲出了村口,一阵阵的悲酸直涌上心头来,但在父亲面前强为欢欣,表露着愉快的情绪,硬着心肠说几句安慰父亲的话。我望着父亲的背影直到看不见时,方才回转身来。在父亲面前不忍流下的泪珠,才一连串的淌了下来。我简直想放声大哭,啊!这也许是最后一次见面吧……一连好几天,总在担心着这一段遥远艰险的路程上年老身孤的爸爸。 

    中国人民的灾难,和我们一生所以得到这样的遭遇,只得憎恨日本法西斯的凶恶残暴,也不得不埋怨我国当权者的腐败无能。 

    提起来话儿长,记得在一九三九年的春天,偶遇一熟人告我说,“你走后不久,即有坏分子恶意造谣云:皇军讨伐大捷,八路大部溃散,冯家儿子已毙命疆场……故家人日夜痛哭不止(特别是母亲)”。我听了,突然心头狂跳,对恶意造谣者恨之入骨。然愤恨之余,又不觉凄然泪下。妈妈,我们应擦干自己的眼泪。我万一不幸为人民战死,那也无须乎哭。你看,疆场上躺着的那些死尸,那(哪)一个不是他妈妈的爱儿? 

    离别之情,一言难尽。我每次提起笔来,即想到我辈一生之患难遭遇,使我心绪撩(缭)乱,手指颤抖,简直写不出什么来,只好搁笔而去。哥哥,这封信我鼓了很大的勇气和决心才写出来呢。 

    我现在很健壮,一切均不感困难。想咱一家最幸福、最愉快的就数我自己了,请不必顾念。我在晋冀鲁豫军区第三纵队步兵第九旅第廿六团任作战参谋,现驻在安(阳)西曲沟集。来信可交河南安阳交通总局转九旅廿六团交我即可。 

    我在情况许可时回家一探,希千万不要来找,因部队驻防不定,或东或西,恐不易找寻。 

    请即来信告以祖母、父母、叔伯、婶母、兄弟姊妹等的详情。 

    遥祝 

    阖家老幼安康! 

    (来信示知,咱乡为平东县或平西县及第几区。) 

    弟 庭楷 

    四月廿五号 (旧历三月廿三) 

    写信人冯庭楷的老家是山西省平定县张庄镇下马郡头村。其父冯清泰,抗日战争初期加入中国共产党,是村里最早的党员之一。冯庭楷这一辈兄弟四人,老大冯庭枋(樟)、老二冯庭榕、老三冯庭楷、老四冯庭桂。

    这封家书写于1946年,是冯庭楷从军8年后家里接到他的第一封信。此前,他曾寄过两封信,可惜家里没有收到。

    冯庭楷生于1923年,1938年5月参加八路军;1939年3月后,任八路军385旅独立二团政治处宣教干事;1940年6月后,任385旅14团司令部测绘员、参谋;1943年3月在太行军区三分区(即三支队)司令部任作战股参谋;1945年10月,在晋冀鲁豫野战军三纵队九旅司令部任作战股参谋;1946年1月,在晋冀鲁豫野战军三纵队9旅26团司令部任作战参谋(正营职),同年9月,在山东巨野战役中遭敌机轰炸牺牲。

    值得注意的是,此信信封上收信人的名字是作者的父亲冯清泰,而内文开头却写的是两位哥哥的名字,作者为什么要这样写呢?这在家书开头就进行了解释,是因为作者离家太久,担心父亲已不在人世,所以写给两位兄长,这反映了作者内心的矛盾。此信写得很长,正文有8页信纸,长达1400多字,内容情深意长,感人至深,表达了作者为完成民主和平改革大业而奋斗的坚定决心。信封使用的是盖有“国民革命军第十八集团军晋冀鲁豫军区步兵第二十六团司令部”宋体字红章的专用信封,信封背面贴有4张晋冀鲁豫边区的石印版壹元邮票,非常珍贵。

    中国人民大学家书文化研究中心供稿

    原载于《中国档案报》2019年1月25日 总第3328期 第二版

   分享到: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