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子站>档案编研>档案史料

菜市场的变迁

发布时间:2018-10-29 来源:中国档案报 字体:【大】【中】 【小】

1985年夏,首都市民在朝阳门外农贸市场购买鲜猪肉的情景。

20世纪60年代初到80年代末,北京的“四大菜市场”驰名四九城,今天50岁左右的北京人,没有没去过的。计划经济时代,四大菜市场称得上是广大市民的购物天堂。十一届三中全会后,副食品和居民日用品统购统销政策逐步松动,1979年至1980年短短两年间,北京市陆续建成开放了大小30多个农贸市场,四大菜市场一下子冒出来许多“兄弟姐妹”。北京人管农贸市场叫自由市场,“自由”两个字很贴切,买卖双方自由交易,农副产品自由流通。市场自由了,老百姓的餐桌丰富了,肚子里的油水多了,人们在“自由”中享受口福,得到实惠。

20世纪60年代的西单菜市场外景

“四大菜市场”的辉煌岁月 

北京城的四大菜市场包括:西单北大街路西的西单菜市场、东单二条南侧的东单菜市场、崇文门十字路口西南角的崇文门菜市场和朝阳门内拐棒胡同北口的朝内菜市场。四大菜市场建成于公私合营以后,全盛于“票证当家”的计划经济时代,伴随老百姓渡过了30年的“蜜月期”。

过日子讲究而不将就的北京人一天也离不开菜市场,而且,这里面还有不少门道和规矩。比如,菜市场不卖茶叶。这是因为,茶叶“娇气”,容易吸附其他食品的气味而影响自身品质,所以,各大菜市场约定俗成地不卖茶叶。老北京人买茶叶绝对不去菜市场,即使买几毛钱一两的“高碎”,也只认那几家百年老号。再比如,在任何一家菜市场里,卖猪肉的柜台与卖牛羊肉的柜台必然各据一角,距离尽可能越远越好。这显然是为了照顾穆斯林顾客的宗教信仰和生活习惯。卖牛羊肉的柜台在显著位置悬挂着清真食品标志,北京话叫做“经都阿”,即用阿拉伯文字书写的清真言,表明这里出售的肉类制品符合宗教教规,广大穆斯林群众可以放心购买。
 

计划经济时代,排队是各大菜市场的一景。每逢节假日的早晨,菜市场还没开门,门外的顾客就排起了长队,买猪肉的排一队,买牛羊肉的排一队,买水产品的排一队,买活禽的排一队,连买豆腐都得单排一队。排队的人多,但基本上每个人都能买到自己需要的商品,因为当年是凭票证供应,只能按《居民副食本》上的定量购买。80年代,北京市居民鸡蛋的供应量是每户每月5斤。买猪肉要肉票,人们往往要求卖肉的售货员“劳驾,您多给割点肥的”——多要肥的,是为了回家炼猪油,炒素菜有肉味,或者炸油渣儿吃。此外,买牛羊肉要户口本,照顾回民;家里有产妇和新生儿,要买红糖,得凭医院开的证明。北京人多,北京人好吃,为了买二两肉排一个钟头队,并不觉得累。初冬,到了买冬储大白菜的时候,各大国营菜市场门前的队排得更加壮观——因为菜多、人多,所以,冬储大白菜“自古以来”就是在菜市场门口的马路上卖的。为了及时买到足够一家人过冬的大白菜,人们各显其能:蹬三轮车的,推婴儿竹车的,骑自行车的在后架上横一块搓衣板,都是为了能多搁几棵菜。物质生活的贫乏并没有冲淡人们追求美好生活的愿望,反而激发了人们的想象力。


 

小小农贸市场 透视改革风云 

80年代初,曾被视为“资本主义尾巴”的农贸市场,成了老百姓购买农副产品的主要场所。海淀区北太平庄十字路口西南角的北太平庄农贸市场,朝阳区朝阳门外神路街的朝外农贸市场,以及崇文区(今东城区)崇文门外大街南延的红桥市场,以规模大、特色突出为人们所熟知。

1995年初,红桥市场新楼落成开业。

北太平庄农贸市场是全市最早建成的农贸市场。北太平庄西北,就是著名的学院路和中关村,“八大学院”和中国科学院各研究所的教师和科研工作者因地利之便常常来此光顾采购。这些人中,有不少上海人。以前,在国营菜市场,北方种植的大路菜是绝对主角,上海人根本买不到家乡特有的蔬菜品种。北太平庄农贸市场在调研市场需求和顾客基本信息的基础上,广开进货渠道,以细菜、南方特色菜为主打品种,满足了在京生活工作的南方人吃家乡蔬菜的需要。在这里,上海人不但经常能买到茭白、荠菜、塌棵菜、鸡毛菜等大众化的南方蔬菜,偶尔还可以买到嘉定白蒜、松江小落苏、青浦苋菜等北方罕见的蔬菜品种。价格虽然比上海高出不少,但能够品尝家乡风味,解了“秋风起鲈鱼堪脍”的乡愁,招待客人也很“扎台型”(上海方言,风光、有面子)。不熟悉南方饮食的北京人到了这里,跟逛植物园似的,这个也不认识,那个也没见过。上海老阿姨的热情劲儿一上来,谁也拦不住,从蔬菜名称到营养价值乃至种植栽培,从挑选诀窍到择菜妙招乃至烹饪方法,吴侬软语,娓娓道来。最让上海人大快朵颐的非黄鳝莫属,一盘炒鳝糊、一碗鳝丝面,仿佛回到梦里的童年。北太平庄农贸市场每天都供应从南方空运来的鲜活黄鳝,商贩们麻利的捕捞动作,娴熟的宰杀技术,周到的清洗服务,能让最挑剔的上海老阿姨满意而归,付钞票的手指仿佛笑出了皱纹。北京土著平生第一次尝到黄浦江边的特产,调侃说:“这鳝鱼和咱北京人平时吃的鲤鱼、鲫鱼满不是一回事,旱香瓜——它是另一个味儿。别看我一辈子没出过北京城,我的舌头可是伸到了上海滩。”

1987年,红桥市场每天鲜活鱼上市量超过5000公斤。

红桥市场的诞生和变迁是改革开放40年北京农贸市场发展历程的缩影,甚至可以看作我国市场经济体制建立和完善在市民生活领域留下的一串脚印。红桥农贸市场是十一届三中全会后北京第一家放开大米、面粉经营的市场,第一家不凭票供应鲜肉的市场,还是80年代北京最大的鲜活水产品的市场和第一家合法经营珍珠的市场。1979年秋天,北京近郊的农民车拉马驮地将自家生产的农副产品运到城里出售,在体育馆西路附近自发形成了一个早市,后来,早市搬到了磁器口大街。1980年初,工商部门将分散在磁器口、东晓市、红桥等一带的马路市场进行整合,统一迁址到天坛公园东门坛墙底下,红桥市场正式诞生,除农副产品外,经营品种扩展到日用百货、服装鞋帽、五金家具等,共有摊位200多个。1986年,红桥市场成为北京市第一个封闭式的农贸市场,摊位达到600个。1995年1月,红桥市场新大楼在法华寺敬业西里落成营业,红桥市场完成了从地摊儿到现代化综合性零售商业场所的蜕变。

伴随着大大小小的农贸市场的出现,新名词、新事物层出不穷,一时间令人眼花缭乱。买鸡蛋,有平价、议价之分,国营菜市场的平价鸡蛋凭票供应,统一定价,农贸市场的议价鸡蛋价格按市场需求浮动,比平价鸡蛋高出不少,但是随便买、不限量。80年代之前,北京人吃西瓜,只有产自京南大兴的“早花”“黑蹦筋”两个品种,农贸市场里增加不少由外地引进、与本地品种杂交的西瓜,“京欣一号”“郑州三号”“中育三号”等品种的西瓜成了北京人的消暑佳品。大白菜曾长期是北京人冬季的当家菜,上顿炒白菜,下顿熬白菜,白菜叶炝锅煮片儿汤,白菜帮子剁了吃馅。北京人说“窝头脑袋豆汁嘴,白菜窖里养穷鬼”,挖苦穷人饮食单调,生活贫苦。自从农贸市场走进百姓生活,北京人吃上了大棚蔬菜、反季节蔬菜,腊月里吃着顶花带刺的黄瓜、鲜红圆润的西红柿,用北京人的话说“在从先,这可是连皇上也享受不到的啊”。

农贸市场有什么菜、五花肉卖多少钱一斤,远远算不上国家大事,但它是改革的一扇窗口,是民生民情的一面镜子,它是胳膊底下夹着的体温表,紧紧贴着市民的肉皮儿,时时记录着老百姓的冷暖。

   分享到:

相关链接